徕木徕滴情人节。

有点点意味不明,可能是大半夜脑子不清醒。
儿子们要好好的!


情人节对我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往没怎么在意这方面的事情,我实在不能理解有的人为什么哭着喊着想要在这一天前找个对象。即使是有则木先生在了,我也想不出可以为他做点什么,倒不如说我自己有点难为情。则木先生想必已经有了读者们寄来的礼物,巧克力和玫瑰花什么的,在这一天也是价格疯涨,实在有点难以下得去手。当则木先生和我一同走出公司时,他抓住我的肩膀开始质问我。

“喂,将徕,你没有什么表示吗?”

我扭头看他,有点紧张:“先生……愚人节快乐。...呸,不是,情人节快乐……”

则木先生看上去有点恼怒了,我都自动脑补出他太阳穴上表示愤怒的漫画符号,他却还是保持着吓人的微笑。

“嚯……”

“对不起……!因为我没有过过情人节……和先生一起还是第一次……转换不过来。”我握拳咳嗽了一下,“不如我给先生一个吻吧?”

我开玩笑似的说出口,我现在一定脸通红了,但愿周围灯光再暗一点别被他看出来。

“好啊。”

则木点了点头,松开了在我肩膀上的手,我们面对面站着。

糟、糟了,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他看起来很认真,如果打马虎过去一定会让他不高兴的吧……周围人太多了,即使不一定注意到这边……这还里公司没多远啊。

我和则木先生僵持着。

“唉,算了,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的,走吧走吧。”

则木叹了口气,这口气像乌云一样顶在我头上,马上就要下雨了。他先行而去,脚步很重,挎包也是沉甸甸的。

将徕啊将徕,你总是这么不中用啊。

我跨步上去,抓住了他的手。

“……则木!”

“啊?”他好像在翻白眼。

“……我、喜欢你。”

有谁知道我说这句话花了多大的力气呢?感觉从黄河的这边渡过了那边,心情要是比喻一下大概是小鹿乱撞撞撞撞撞,心脏跳动的速度让我觉得自己需要看医生。

“…哼?”

则木发出哼哼声,我把头低的更低了,周围的灯光就干脆关掉吧。

“先生……吻,回去我会补给你的。”

“我打赌你会食言——”

我也说不准,但是再让他叹气我就要跳进黄河了。

拜托了,则木,等着我,一定要等啊。

评论
热度(5)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