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无题

1.

糖葫芦。

小朋友都爱吃糖葫芦吗?不尽然。印飞星算上上一世,估计也有个三十了。东方纤云问他,想吃糖葫芦么?他甩了句不想。那年方十二的东方纤云却转身要了串。尔后塞给印飞星,道了句,小孩子哪有不喜欢吃甜食的,你拿着。又转个身,往前去了。印飞星手里拿捏着那串红彤彤的糖葫芦,还是咬了一口。

上一次吃糖葫芦是什么时候?都快远的不记得了。那糖却是酸酸甜甜的,入口即化,果味儿正浓。

“大师兄?”毕竟还不是很熟,他叫的有些生分。

“怎么了?”东方纤云微微低头看着他。

“这个…………”印飞星指了指手里的竹签,“谢谢你。”对上眼神,笑了。

东方纤云绷着的脸松了下来。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叹了口气:“你以后就是我二师弟了,这有啥。上了山就很难吃到这东西了,你要是还想吃可以带点回去。还要吗?”

印飞星愣了好久。那人笑的温和,和印象里大为不同。或者说,记忆里的他根本没什么表情。此刻那温热的手中正贴在自己的头顶上,等着回答。印飞星不自觉低了头,有些液体好似要流出来,他用衣袖抹了抹已经湿润的眼睛,咬着嘴角。

“好。”

东方纤云拍了拍他,又倒回去了。

“我就说嘛,哪有小孩不喜欢吃糖的呢。”东方纤云对那个小贩比了个手势,“再来十根吧!”

印飞星傻眼了。

“等、等一下!大师兄,吃那么多会牙疼的!”

那人差点就要直接把那稻草做的棍子一块带走了。

2.

在没有足够的力量复仇时,需要假装和仇人关系很好。

“大师兄?”印飞星捧着竹简,在东方纤云身前站定。

“这个……这里是什么意思?”

东方纤云,悟性不错,根骨尚佳。对于其他弟子在修炼过程中遇到的疑问回答向来一针见血,头头是道。这会儿,东方纤云凑到印飞星身边半蹲着,捏着下巴,双眼盯着竹简甚久。那路边的花苞都好似要开了,东方纤云还是没给出答案。印飞星终于手酸,手一松就把竹简往那人脸上一扔。

“真没用。”他嘟囔着,明明已有一世修炼的经验,又是天灵根,但该卡的还是会卡。天命如此么?谁晓得呢。

东方纤云摸了摸脸上的红印子,扯出一个勉强的笑:“你别急,就快了。你且听我说——”

印飞星抱着胸瞅他。

“嗯,咳。”东方纤云轻咳两声,断断续续给他解释了一段。印飞星一直斜眼看他,语毕他还是点了点头。接过竹简,道了谢。

“我说的还行吧?”东方纤云却跟着他一道去了。

印飞星眯了眯眼,这人居然还跟上来了。很闲么?他在脑里整理了一遍东方纤云刚说的话,要点还算清楚,比不过上一世没错了。东方纤云一脸傻白甜的样子,他道了句,还好。

东方纤云更开心了。

“那既然这样,帮你一回,给我颗仙果行不行?”

印飞星脸上霎时间出现几条黑线。手移到腰间的剑柄上,握定,欲出鞘,他注视着那对金眸子,手松了。从袖间摸出一个仙果来,丢进东方纤云手里。后者很是诧异,咬了一口后快速道:“这仙果我已经咬了一口可不能要回去啦!!”

印飞星还是想抽他。但他只抽了抽嘴角,道:“好。”

东方纤云手里的仙果快滚到地上去了。

3.

“不辛苦吗?”

“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乐意。倒是你别老有事没事偷果子。”印飞星冷冷搭了句。

东方纤云噎住了。

“什么……原来你都知道?”他在心里盘算着待会会怎么死,被水壶砸还是直接一个剑飞过来?NPC的命运实在坎坷。

“我当然知道。”印飞星指了指面前的一株仙草,“这里,少了一个。”

东方纤云为印飞星惊人的观察力折服了。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东方纤云护住了自己英俊潇洒的面庞。

印飞星定在那里许久,像个钉子似的。丝毫没有要拔剑的意思,水壶口有些溪水流出来。

“你要知道…”

仙果不好培育,娇嫩得很。若想它常结果,也就比铁树开花容易一点儿。有灵力的水源不是哪儿都有,有时可要贡献自个的灵力。三十到五十年的结果时间足以让一个幼童成长为两鬓斑白的老者。

“有点节制。养这玩意很辛苦的。何况,要是被师尊知道了有你好果子吃。”印飞星提了个篮子,到那仙果园中间挑了几个熟透了的,回来时把竹篮放在东方纤云常躺的石板上。后者双眼冒光对着铺满篮底的红仙果,伸手正欲拿。印飞星倒也没拦他,任着东方纤云去了。

“这一个星期如果还进来这里,就休怪我不客气。”他顿了顿,“大概八九个,一天一个总够吧?”

东方纤云略带诧异地看着他这个脸有几分像仙果的二师弟。

“知道了的话还不快走!!”印飞星赶他。

东方纤云一溜烟跑了。

印飞星向来睡得不踏实,习惯蜷着睡,半夜经常莫名流泪也浑然不知,第二天醒来枕套上的水渍让他总以为是自己流口水,甚是丢人。他习惯早早起身后洗漱好,提溜着水壶到后山上接吸天地之精华的山溪水,再到老地方灌溉去。今儿个却奇了怪,壶不见了。他只好向厨房要了个桶和碗走。清冽的山溪水满满当当,放在中央的瓷碗不时撞到木片上,叮叮当当。

“啊,八戒——”

东方纤云没睡懒觉,比他还早到。手里是他不翼而飞的水壶,喷口溅出水花来。

“早早早早早啊……今天你怎么这么快就来啦……”

印飞星把水桶放下,一步步逼近东方纤云。他也不动,动了也没用。印飞星到他跟前时一把抓住东方纤云的衣袖,水浸湿了大半部分,深蓝色的袖口成了黑青色。

印飞星悠悠叹了口气。

“你给我吧,今天姑且不揍你。”

东方纤云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瞧了一眼自己的衣袖,“这……没关系,我看你天天操劳很是辛苦,也感受到了你想和大师兄一起劳作的心情。”东方纤云把水壶还给他,去提印飞星带来的那桶水,“开始吧!重的归我,轻的归你,毕竟你还小。”

他真的一改懒散的样子,有模有样在种田。

印飞星自己都没察觉,嘴角勾起来了。

4.

逍遥星河。

总是要面对她的。这份心情到了现在还能称之为喜欢么?谁知道呢。她虽无双亲,却还有个哥哥。印飞星既无双亲也无其他旁系亲戚,唯一一个真心待自己的那位现在估计还在崖底下。我不需要向谁撒娇。是了,都是活过一世的人了,小孩子家家的像什么样。

逍遥渡影当真是很宠她。借东方纤云的话来说,死妹控。东方纤云的胡言乱语让她把自己哥当成了爹,意料之中逍遥渡影要把东方纤云打一顿,兄长如父,这话说的当真不错。逍遥星河泪眼婆娑瞧着这位副门主,他一把把逍遥星河抱了起来。一大一小的确实像带孩子。

印飞星活这么久,也没个人这样抱他。念想虽断,但嫉妒是关不住的,直接在脸上表现了出来。瞪着眼,嘟着嘴,眉间都要生出皱纹来。东方纤云见状,双手举他起来,和逍遥渡影一样的姿势把怀中人搭在手臂上。他安慰道:“好啦,别难过,师弟若是不嫌弃,以后我便是你哥哥,好不好?”

好。

“不好——!!”印飞星一巴掌呼到了东方纤云脸上,从他手臂上跳下去,红着脸跑开了。

5.

东方纤云是仇人。

东方纤云是仇人。

东方纤云是仇人。

东方纤云是仇人吗?

东方纤云是仇人。

你说火能把冰融化么?我想是可以的吧。冰窟之中,不就是火融化开了一条路,把崖底之人拉出来的么。东方纤云是仇人,大师兄不是仇人。

“我实在想不通,你知道我是一直要杀你的。”

“你自己想通了,我不是东方纤云。”

罢了、罢了。他嗤笑,终究是打了上一世自己的脸,倒也心甘情愿。逍遥门大师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可惜脑子有坑。偏偏印飞星就执着于一个脑子有坑的人,只是这一世。再想来,那十串糖葫芦至今还是甜的,萦绕舌尖挥之不去。夜晚他的臂弯接了自己多少眼泪尚不得知,衣袖总是湿湿的想必不舒服吧。他这一世当真是个保姆命,到无命犯桃花。

如若……

“火焰总是会把冰雪融化的啊。”印飞星端起茶杯喃呢道。

“啊?”东方纤云没听清他说什么。

“你……约摸是世上最温暖的火焰了吧,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都比不过。”他一口饮尽茶水,手但迟迟没有放下茶杯。

没想到体寒的人还是会脸红啊。

东方纤云舒心一笑。

评论(13)
热度(180)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