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时间线是什么都结束了之后,双人走江湖逍遥自在的日常。

1.

“这便是民间的抛绣球?”

“是了,这个还挺热闹的。”

高楼上一身着华丽的女子,脸上薄纱半撩开,露出朱唇。下面的人黑压压的,都你推我挤地往那女子手上绣球下靠。那女子向前倾一点,向人群里扫了一眼,眼过之处无半点停留,到最外围的印飞星身上顿了一下。她娇笑一声,背过身去,芊芊细手将红绣球向后用力一抛。那挂着流苏的绣球飞出去一个弧线,直接砸在了印飞星脸上。众人惊呼一声,迅速在东方纤云和印飞星身边围了个大圈。

印飞星有点儿懵。那红绣球滚在地上落了灰。几个家仆从旁边挤出来,拾了那绣球,对印飞星恭喜道:“恭喜公子,贺喜公子!我家小姐的红线牵您手上啦!还请公子进屋和我家小姐聊一聊。”他俩又瞧了瞧东方纤云,“若这位公子和我们驸马爷是一道来的,也可随着进去吃茶。”

家仆口中的“驸马爷”傻眼了。他扭头瞥了瞥东方纤云的反应,那人倒是饶有兴趣地捏着下巴看着自己。印飞星伸手掐了一把东方纤云手臂上肉,对那两家仆扯出一个和蔼的笑。“不好意思,我是江湖浪人,儿女情长真的很影响我走江湖。”东方纤云疼得龇牙咧嘴。

那俩家仆倒是一副猜到他要说什么的样子,笑的更深,“看公子你身上背着把剑,气宇不凡,我家小姐也猜到您是个江湖剑客了。何不去一睹小姐芳容,试试她的温柔乡有多醉人呢?”

“八戒,你去看一眼呗。”东方纤云吃痛挤出一句话。

印飞星冷哼一声,放过了东方纤云的手臂。“好,我去。”他却没接过那绣球,扯着东方纤云的袖子在众生羡慕的目光中往前去了。一进酒楼,那老板娘殷勤凑上来,送他们上楼去。那楼上的厢房里古筝声阵阵,当真撩人心弦。

“请这位公子在偏房等候。”老板娘摆手,指着另一边。又对着印飞星拉开他正面的门,古筝声止,印飞星进去前恶狠狠地瞪了一眼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背后一凉。

那姑娘把面纱摘去,她面容姣好,一双桃花眼甚是摄人心魄,眼角一点泪痣得人怜爱。印飞星在她面前坐定,端起茶碗啜了一口,待那姑娘出声。那姑娘会了意,轻启朱唇,道:“公子姓甚名谁?”

“印飞星。”再无他言。

“我叫孙涟。”那孙姑娘倒也不在意印飞星的少言寡语,接着道,“公子当真叫印飞星?”

印飞星皱眉,“我还骗孙姑娘不成?”

那孙姑娘苦笑一声,“我还以为……罢了。印公子接了我的绣球,可是知你将成为我的夫君了?”

印飞星双手一摆,“我可没碰那绣球,再说了,你那是直接砸我脸上的。”

“那你为何要上这酒楼?”

印飞星指了指墙,“隔壁我师兄,他让我来的。”

孙姑娘眼睛睁圆了好一会。细想起他们刚到时,印飞星虽一脸烦躁,但眉眼之间却是欣喜的。那身旁一头乌黑长发的公子哥待他甚好,有个妈样。孙姑娘再笑了,“我懂了,印公子是早有心上人了。”

若不是孙姑娘生得倾国倾城,印飞星就要控制不住把茶碗里的茶水喷出来。他憋红了脸问她:“姑娘从何得知?”

“你不必问我从何得知,女人家心总是要细一些的。既是这样,我也是通情达理的人,会让印公子和隔壁那位一道去的。”孙姑娘端起瓷杯,一口饮尽,那里面装着的似乎是酒。

印飞星倒瞧出些不对劲了。

“谢过姑娘。至于这事儿……还请等会别告诉我师兄……”

孙姑娘笑出了声儿,“原来印公子还没表露心意啊。”

印飞星苦笑,道:“哪能那么容易呢?虽说往事如烟,那坎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至于孙姑娘,”他定睛看她,竟是哀愁深藏眼底。“可是有心事?”

“被印公子看出来了?”

“眼睛可不会骗人。”

“…………我劝印公子,还是要尽早放下心结。至于我的故事,很长,你愿听,我愿讲。”

印飞星点头道:“我愿听。”

“孙涟谢过印公子。”她沉吟片刻,再启唇,“我有一如意郎君,本是这地方的大将军,那日她入了我家的酒楼,我从未见过如此女中豪杰,便陪她喝了酒。”

如此美人竟是个磨镜。印飞星有点儿可怜外头的单身汉们。

“……此后她倒是常来,一来二去的,印公子应该懂。只是……她功绩显赫,皇上要为她则亲…她不依,直接再去了战场。边关捷报已传来,可我还没听闻她的归期。”

故事到这儿就停住了。

印飞星的经历可比她丰富得多,足有两世。不同的是,那人却始终在自己身旁驻足,从未离去。

“那姑娘今日是为何?”

孙姑娘的苦笑加深了。她眼神飘向窗外,那人群散去,融入尘世里。“我……想气她出来。我以为,刚才是她回来了,站在那里等我把绣球抛出去。你和她长的很像,她也是一头银发……”

“所以,印公子,什么坎早过去的好,机会可是会溜走的。”孙姑娘眼神又绕回来,换了印飞星刚见她时完美无瑕的笑容。

“珍惜眼前人。”

印飞星想安慰她那女将军会回来的,又说不出口。他颔首,算是道谢,“我会的…孙涟姑娘,她,会回来的。”

孙涟起身,摆手请他出去。

印飞星拱手,拉开门扉,跨了出去。再转弯敲了敲偏房的门。那里面毫无动静,印飞星又急促叩了几下,那门才缓缓打开。东方纤云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睡眼迷离问他:“完了?”

“完了。可以走了。”

“那是没成啊。”东方纤云没什么波动地点评了一句。

“你忘了我们现在是江湖浪人,儿女情长真的很影响人行走江湖。”印飞星拉着他要走。

“是——是——知道了——印大侠,这是要去哪啊?”东方纤云跟上他脚步出了酒楼,印飞星见他跟上,松了拽着东方纤云袖间的手。

“……出发前你说的,大江南北,无问西东。”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东方纤云道,“只是提前知道哪里好玩会比较好。对了,那姑娘怎么放你出来的?”

印飞星忆起孙涟那句“珍惜眼前人”,没吭声。

“到底发生啥了连师兄都瞒着。”东方纤云嘟囔了句。

时间还多的很。

他有的是时间做好心理准备!印飞星撇着嘴。

评论(8)
热度(171)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