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时间线还是啥都结束了以后。

1


2


东方纤云抖了抖那套捕快的上衣,尔后披在了身上。


印飞星没好气瞧他,道:“大师兄真要当个捕快?”


东方纤云弹了弹他腰间的弯刀,“这条贼船都上了,难不成你还想跑?——我看被官兵追着打也算一种体验呢。”


印飞星恶狠狠地打了一拳在东方纤云脸上。


这大师兄一副没见过世面似的——看见官府招新第一个就冲了过去,结果人家倒也真看上他,安排了个巡逻捕快。他俩自然是要一块儿去的,印飞星无法,挪动脚步跨了官府的高门槛。这官府待人还算不错,有吃有喝有地睡,工资还不低。就是那房间的床略小了些,塞下两个人实在勉强。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东方纤云揉了把自己的鼻子,“别闹别扭啦,这也是江湖的一部分啊。”


“哦?”印飞星挑眉。


“你且和我进行今日的巡查去。看看你这主角命能碰上个什么稀罕事。”


印飞星千不愿万不愿换上那官府发下来丑丑的衣冠,把腰间的弯刀拆下来随手往地上一丢。再对东方纤云咬牙切齿道了句:“走、啊。”


东方纤云嘿嘿一笑,让开一道,毕恭毕敬:“师弟先走。”


印飞星冷哼一声,背过手,到门外去。还没等他后脚出门,一个包裹“嗖”的飞过来,直接砸在他脸上。那街上若有若无的声音传过来:“今天巡逻要举牌子!”好家伙,又被砸了次脸。他捡起那硬邦邦的东西,里面的木头牌子露出来。上书:“官府巡逻广告位诚信招商!”东方纤云看不见印飞星的表情,他扒拉在门框上,一根手指戳了戳他师弟的后背。


“师弟……不疼吧?”


“不疼才怪!”印飞星转个身把那板子糊在了东方纤云脸上,“啪”的一声当真要打出鼻血、断几颗牙来。


“我忘记和你说了……”东方纤云声音打颤,“官府确实有这么要求……”


“要扛你来扛这丢人玩意。”


“好、好……”东方纤云把木牌扒下来,扛在肩上。他却没受什么伤,反倒脸上更添了些血色。


这二人的巡逻算是正式开始了。


印飞星始终和他大师兄隔了有五米远,故意让旁人知道他们不是一伙的。那身衣服也想干脆脱了去,窜到哪个小店去找些吃食算了。他就要这样行动了,趁着东方纤云不注意,越快越好。正欲要走,东方纤云那方向爆出一声尖叫,人潮散开,顿时鸡飞狗跳,好不热闹。印飞星眉头一皱,足尖一点,在东方纤云旁站实。只见那面前的小店桌椅接连飞出,重重砸在地上。


“怎么回事?”印飞星抬头望向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也不知所以然,擦了擦额边不存在的汗珠。


“大、大概是恶霸吃霸王餐的剧情?”


印飞星点了点头表示了解,只身走进那店里去,东方纤云丢下木牌随后跟上。当他踏进店里,着实有些被眼前的情景嚇到:印飞星被一女孩子抱住胳膊,那傲人的胸脯正贴在他肩胛上。东方纤云这下真出了汗。


印飞星慌了。他想抽出自己的胳膊,却发现这女孩子力气大得惊人。他胡乱挥舞着自个儿的手臂,女孩子像个牛皮糖似的甩也甩不掉。他无暇顾及周围的事,一心只求得个身体自由,就连那飞过来的茶壶正要撞脑门上也没注意。待那壶还有一个巴掌的距离时,东方纤云揪住他衣领往后一拉,那女孩子竟奇迹地松开了。印飞星见那茶壶与自己愈来愈近,只剩一指节直达眉心,终是落地上摔了个粉身碎骨。他靠在一个暖暖的东西上,是东方纤云半抱着他。


“八戒,没事吧?”东方纤云扶着印飞星肩膀把他转过来,面对自己。


“啊……嗯,没事,谢谢师兄。”他赶紧把脸偏过去看那碎了的瓷壶。


“没事就好。”东方纤云拍了拍他的头顶。


这店里的人约摸是瞧见官府的人来了,一时间安静下来。方才那女孩子还想接着挽住印飞星,被东方纤云隔在了旁边。


“贵店今日鸡飞狗跳,所谓何事啊?”东方纤云提高嗓音,盯着那还欲丢个什么东西过来的男子。


“是贱内不懂事了,让大人笑话了,实在对不住。”语毕那男子盯着女孩子,目光凶的像是要挖掉她身上的一块肉。对着她道:“还不快和我回去!”


女孩子缩在了东方纤云背后,嚷道:“谁是你老婆了!我不会答应你成亲的!今日你砸我店铺坏我生意,还想让我嫁给你?”


男子低声道:“你可别忘了你爹爹。”


女孩子不说话了。


东方纤云大致梳理了一下情况,问过女孩子店里大概的损失,写了张条,递给那男子。“这是你应赔偿的损失,暂且不谈事出何因,你东西还是要赔的。我想你应该不希望和我走一趟吧?”


男子抽过字条扫了一眼。骂骂咧咧走了,走时还不忘瞪一眼那女孩子。


“谢谢大人!”女孩子仰起头,笑眼弯弯。


“不用谢不用谢……”东方纤云正欲摸摸那小姑娘的额头,手又停了下来。他轻咳一声,瞥了一眼到内间去的印飞星,才俯下身压低声音问:“姑娘刚才抱着我师弟是为何呀?”


小姑娘好奇看他,道:“我那是害怕求救呢。”


“……”看你刚才嚷的那么大声真的在害怕吗。“这,男女授受不亲,姑娘还是注意点的好。”东方纤云认真道。


“哼,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大人是不喜欢看到那个哥哥被我抱了一下吧。”


东方纤云一口老血真真要吐出来。真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哈哈我们不说这个啦……刚才那壮汉是怎么回事啊?”


那姑娘突然跪下来,双膝撞在地上,声音大的印飞星走了过来。


东方纤云赶紧把她扶起来,“别乱跪啊!膝盖没撞青吧?”


“请大人救我爹爹!那恶霸掳走我爹爹逼我和他成亲!”姑娘一改笑容,哭的梨花带雨。


印飞星一愣,“这事儿你怎么不报官?”


“报官……他家里就是当官的我能怎么办呢。我那如意郎因为这个还和我分开了,去了金陵。”


东方纤云一拍那小姑娘肩膀,另一手握了拳,“八戒,走,我们打到他府上去!”


印飞星沉默了一阵。“大师兄,你不要饭碗了?”


“有啥所谓,当捕快是为了好玩。”


可那床我还没沾过。印飞星念起那方寸之床,有点可惜。


“好……,好,依你。留活口还是直接打死?”


“那当然是要留活口了,虽然我也很想直接打死。不过这姑娘一家会受牵连吧。”


“你真以为打残她就不会受牵连了?”印飞星挑眉。


“那倒也是……”东方纤云摸了摸袖间,掏出一个布袋来,塞到那小姑娘手里。小姑娘一摸,是一大袋银子。


“听我说,等你爹爹被我们接出来之后,马上坐船走,最好去找你那如意郎,越远越好。”


小姑娘对着东方纤云发呆。



江湖剑客,仙家弟子,对付凡人,自然是三下五除二的事儿。小姑娘的爹爹被他二人接出来,送上船,和他女儿一块儿往江中飘去。他俩身上的官服褪下,还是先前离开逍遥门时的青衣。烟波浩渺,岸边桃花下落,悠然浮于水上。东方纤云接住那粉红一瓣,叹道:“师弟近来桃花运旺啊。莫不是命犯桃花了?”


怎么不是你这桃花呢。印飞星暗道一句,没理会东方纤云。“大师兄你把我们的盘缠给人家了,今后怎么办?”


“这好办啊。无不就是风餐露宿,这有啥。至于吃,我刚才在他们店里顺了几个包子。”


印飞星嘴角抽了抽,又问:“我们枕着月色入眠?”


“正是,正是。”


“我要枕头。”印飞星扯了扯东方纤云的袖角。


“好,知道了,像小时候一样枕着我胳膊睡是吧?”


“我可没这么说。”印飞星微红了脸反驳他。


“别担心别担心,我们盘缠还剩点。到那前面的客栈睡下还是绰绰有余滴。”东方纤云安慰他。


印飞星刹那间真是想把东方纤云袖角扯烂。


真是笨蛋。


评论(6)
热度(135)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