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1    2

>>>我知道七夕还有88天,但是今天521

3

 

夜色正好,这城里的灯火阑珊,从远一看,胜似白昼。

 

“我怎么又和你过七夕了?”印飞星手里拿着盏花灯,和东方纤云并肩走在繁华夜色里。

 

“又???”东方纤云满脸困惑。

 

“啊……哦,没事,没事。”印飞星扶额,差点儿忘了这家伙不是上一世的那位。上一世七夕在做什么来着?噢,喝酒,然后一杯倒。这一世倒是安逸的多。他们漫步于大街小巷,听夜市人群往来吆喝。一手执苹果糖,另一手数街边花彩。

 

天命,天命。他大师兄不信天命,他说事在人为,和天没有半毛钱关系。这么看来,真是如此。那浩劫过后的烂摊子还被他甩给了玄铭宗,自己溜回门内。如今二人在这江湖悠悠还有段时日了。“逍遥山上逍遥门,逍遥门内逍遥人。”这漫无目的、随心所欲游荡还真有点逍遥人的样子。

 

印飞星提起那花灯,凑近瞧了一眼。那薄纸中似乎还有发着亮光的萤火虫翕动翅膀。他从来没有过这东西,身为孤儿从来都是羡慕别人的份。东方纤云估摸着是料到了这一点,印飞星每路过一盏花灯视线就要停留些许。他当时站定,到旁边去要了盏。不由分说直接塞给印飞星,摆了一个胜利者的笑容往前去了。

 

东方纤云眼光也好,这花灯大概是最亮的那一盏。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是想起前世了?”东方纤云拍了拍他肩,“不好意思,我又没走剧情,嘿嘿。”

 

印飞星用胳膊肘戳了他几下,道:“事到如今你还想着剧情。”

 

“那可不,我见过你好几次因为这个闹别扭。”东方纤云笑吟吟的。

 

“……过往云烟,莫要再提。”印飞星抬手用衣袖遮了遮脸。

 

东方纤云笑意更浓,“好,不提不提。”他又看向远方星火点点,拉了印飞星手,往那卖花灯船的小摊跑去。印飞星却一个踉跄,望着东方纤云的背影,慢悠悠放下脚步,全靠他拉自己。他怨那街道太窄,远不及银河之宽,这几步路一下就到了头,东方纤云也松了他手。

 

印飞星晃了晃花灯,还好,没灭。再问东方纤云,“跑过来做什么?”

 

“当然是买花灯船啦。”他付了钱,提好那纸船,又推印飞星往前去。指了指那路的尽头,印飞星眼里倒映出水纹波光粼粼。“看见了?那是条小河,现在许多情侣都在那边放花灯船。”

 

印飞星没好气道:“你我二人都无道侣,还放什么花灯船。”

 

“话不能这么讲。花灯船又不是情侣专利,师弟应该没放过吧?给你一次体验生活的机会。”东方纤云颇为得意地再把花灯船挂在印飞星手臂上。

 

印飞星黑了脸抖了抖手臂上的花灯船,心里痛骂东方纤云一声笨蛋。

 

“对了对了,好师弟,这里人多,你别走丢了。要不,拉着大师兄袖子向前去也可以。”东方纤云抬手在印飞星面前。后者不知是否灯光作为,脸蛋有些红红的。他几将拽住东方纤云,终是止了手。瞪他一眼,道:“总把人当小孩子,去去去,谁会走丢。”

 

东方纤云颇为惊奇地摸着下巴,道:“我怎么看你最近还挺爱撒娇的。”

 

印飞星一口否定他:“你错觉。”

 

“好,行,我错觉。”东方纤云无奈道,“快些走吧,等会儿再晚些估摸着客栈要不够了。”

 

“哈?”印飞星歪了歪头。

 

“啊,这个,你还小,不和你解释那么多。”

 

印飞星似懂了他意思,把手一握,一拳呼在东方纤云腰上,“臭流氓。”

 

“冤枉!冤枉!不过师弟你小小年纪是如何懂的……”他又瞄到印飞星将要出鞘的剑,忙闭了口。

 

这条街却似有银河那么长。看那条渔火灯火往来翕忽前竟还有一条坡路。印飞星忽地又梦回上一世死时的场景,一时失神,又被东方纤云的嬉皮笑脸拉了回来。东方纤云瞧他心不在焉样,抱臂嘟囔了句,“怎么和你出来这么无聊,早知道也把昭昭和师妹拎出来好了。”

 

印飞星这下彻底清醒,鼓起脸道:“你若是把三师妹也拎出来,师父也定会跟来……昭昭若是也被你拎出来,师叔一个人在门内无聊,现如今天下又太平,门里无事,他也会因为师妹跟来……若是他来了,那位金光前辈也……”

 

“好了好了知道了,就拎你就拎你。”东方纤云截了他话头,再叹口气。“你不就是又想起前世了呗。本来所有事都结束了,我想你一直以来的执念也算了了。担心你找不到生活目标,这才拉师弟你出来走江湖。既然出来了,天命也破了,就勿要再念从前。‘过往篇章,皆如云烟’,这是你自己说的啊。”他把手中苹果糖伸到印飞星嘴边,道:“来,咬一口,这是生活的甜!”

 

印飞星还是舒展眉头笑了。他咬了一小口东方纤云喂给自己的苹果糖。对对,生活是甜的,你也是甜的。

 

“这才对,”东方纤云眉眼弯弯,“你笑一笑,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日月山河也为之倾倒。”

 

印飞星愕然:“大师兄,我怎么没发现你以前这么会说话。”

 

东方纤云发了个哈哈糊弄过去了。再抬头,他俩已经到了溪边。从上游来的小船簇拥着往下游挤去,那光早已盖过对岸渔火。东方纤云蹲下来,用手点了点轻飘飘的花灯船,再招呼印飞星也跟着蹲下来。他也听话,放下花灯,手里捧着那花灯船。

 

“我觉得自己有点像姑娘家。”印飞星道。

 

“这事又不分男女。”东方纤云还是望着那水纹。印飞星侧望,那灯火太温柔,映得东方纤云的面庞好似天上神仙。

 

花灯船是要给心上人推去的,可这东方纤云刚好站在上游。

 

印飞星还是把那小船推了出去。它也一起,随着大流,飘到不知名的角落或者汪洋大海去。印飞星也不遗憾,他站起来拍拍衣摆上的泥土,朝手中吹口气,道句好了。

 

东方纤云指了那下游一坐小桥,桥上男男女女成对路过。“喏,从那边过去,对岸就有客栈。”

 

刚巧,那小桥被当地人叫为鹊桥。

评论(7)
热度(136)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