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十题【味音痴/雪兔组】


1.深渊将落满阳光

阿尔第一次进入那个人人都惧怕的森林时,他也觉得自己肯定要死在里面了。

这片人人都惧怕的森林到底有什么?是高等级的魔兽吗?是贪婪的食人植物吗?不,这些都是听说,没有人亲眼见过。

他看见幽幽的森林里到处都是荧火虫,已经快绝种的灵兔在这里的草丛悠闲地生活,夜莺在这里低低地吟唱,胞子精灵不时从他的腿边窜过去。

和他人说的不同,相反这里是一个美好和平的地方。只是看上去阴森一点。

人类还真是爱擅自下结论啊。

阿尔被这里的一切吸引了,他一步一步往里走,到达了森林的中心。

大家都说,森林的中心有一个湖,湖底里有一个会吃人的怪物,面目狰狞。

他的确是看到了一个湖,湖的正中央的确是有一个怪物,不过是一只模样有点像海豚的、比较大只的精灵。面目也很可爱,还可以让人坐到它的尾巴上。

对,有一个人在海豚精灵的尾巴上。

那个人穿着黑斗篷,帽子压的低低的看不清楚脸,双手灵活地抚着竖琴。他的琴声清脆好听,在水面上泛起了一圈一圈的涟漪。

阿尔原本身边跟着的一些小生灵这个时候都不见了,都跑到了抚琴人的身边去了,它们在抚琴人的身旁轻轻说着:

“亚瑟亚瑟,那边有一个陌生人哦!”

琴声戛然而止,阿尔看见那个被叫为“亚瑟” 的人从海豚精灵的尾巴上跳下来,往自己这边走过来了。

“咿……过来了吗?”

下一秒阿尔藏身的草丛被猛的拔开,阿尔的眼睛对上了那帽沿下的眼睛。

大海对上森林。

原本抚琴人的表情冷血转到惊讶,大概是遇到了如此纯净的眼眸而打消了自己所有的疑虑。

在并不是非常明亮的森林里,抚琴人的脸颊染上了些许粉红。

“你是来……陪我的吗?”

 

 

2.最后一位炼金术师

亚瑟是世界上最后一位炼金术师。

他的同行大多都转职了,什么原因他不了解,毕竟他从来不会对外界的事感兴趣。现在,他也要因为各种原因,一个人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去了。

亚瑟到了一片森林,这片森林看上去有些阴森,他也在周边的镇子打听到,森林里十分危险,走进的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再也出不来了。很好,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他找到了。

身为一个优秀的炼金术师兼法师,亚瑟很有信心走进森林里不用怕任何东西。他在进森林的前一天早早的准备好了行装,又练习了一遍具有攻击性的魔法,只剩下出发了。

亚瑟走进了森林,他看见的景象和外界所说的完全不一样,这里有幽幽飘浮的孢子而不是幽灵;这里有高耸入天的树和长到地面上的树枝而不是鬼影;这里有各种快灭绝的动物,或者精灵。

只是没什么阳光,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亚瑟一路向森林的中心走去,他看到一个大到看不见天际的湖,像一片海。但是它没有海水的味道,也没有海水的波浪,相反很平静,像一面镜子。湖边的柳条长的垂到了湖里,但是也能清楚的看见垂到水里的柳条的样子。亚瑟碰起了一点湖水,嗯,甘甜可口。

他绕着湖边走,在不远处湖的旁边发现了一只粉红的、趴在地面上的海豚。

真可怜。亚瑟跑过去,它还有气息。亚瑟把它送回了湖里,马上,这只海豚活蹦乱跳的了。

“这么快就有活力了,是精灵吗?”

海豚点了点头,它开口了:“是的!”

亚瑟又惊又喜,这样的精灵,估计世界上只有它一只了吧。

“那么,我可以在这里住下来吗?我不出去了。”

“当然可以,你是第一个进来这片森林的人!”

最后一个炼金术师,从此在森林里轻轻地抚琴。

 

 

3.百年孤独的旅人

阿尔也总算是弄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被森林里的一切吸引了,准备留下来。 

当然最吸引他的,还是那个孤独的炼金术师。

也许是因为他们第一次见面亚瑟所说的话,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也许是因为他的职业,也许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个人,也许有很多也许。

他觉得亚瑟很像一个百年孤独的旅人,言行都叫人孤独的心疼。每天早餐他都会准备两杯牛奶,是给今天会来访的人准备的。当然了,现在那杯牛奶是阿尔的了。

亚瑟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也许是孤独了太久,他忘记了怎么和人交谈。阿尔记得最清楚的是亚瑟有一次不是用魔法变出食物,而是自己动手。最后他端出了颜色有些走样的下午茶,拐弯抹角问阿尔需不需要来一点。阿尔也不是一个过于KY的人,他在心里默默祝福了一下自己,尝了亚瑟亲手做的下午茶。

“咳、咳、……”

亚瑟眼睛看向了别处,“怎么样?”

“……”阿尔张了张口,之前他有些得意但是又想装做很平静的样子,大概是认为自己的东西有多好吧。最后阿尔忍住眼泪,“还、还行。嗯,大概。”

“……讲清楚点。”

“那就是还算得过去。”

“清楚。点。”

“还不赖。”

“清楚。”

“很棒!棒极了!”

这时亚瑟终于很骄傲的笑了出来,坐到阿尔的对面撑着下巴,“当然了,我转职厨师的话肯定市场也不错。”

真是有够自信啊。

阿尔也问过,“为什么不出去呢?”

“大概是觉得这里很美丽吧。”他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不是很孤独吗?”

“以前是这样,但是我相信会有人来。你不就是吗?”

说这话的时候亚瑟有些疑惑的看向阿尔眨了眨眼。

“……救命,我恋爱了。”

“嗯?”

 

 

4.荣耀与十字勋章

那么,你又是怎么来的呢?

 

阿尔弗雷德是村里唯一一个骑士。虽然,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包括孩子们。

也许是因为他的年龄只有19岁,这个年龄就成为了骑士,可以说是历史上的第一人吧。

年轻的阿尔弗雷德在15岁时走出了故乡到了他所在的国家中心,凭借自己天生的一身蛮力和十分灵光的脑袋,历时三年成就了一身好本事,进了皇宫,成为了里面的骑士团的一员。在这期间,他还参加了对外扩张的战争。

战争只有2年,他解甲归田回到了家乡。

“什么你是那个19骑士团团长阿尔弗雷德?不可能,不可能。你只是一个只会用蛮力的傻小子。”

Okay,被轻视了。

阿尔抚摸着自己的代表荣耀的十字勋章,十字勋章传来铁块的冰冷温度,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荣耀。

“嘿傻小子,你在干什么?勋章?哈哈,那种东西肯定是花钱让人打造的吧!”

村里的几个大孩子,看到阿尔弗雷德在那片恐怖森林的附近,有些害怕的跑了过来。但即使是这样,他们也还叉着腰装作自己很勇敢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没趣地咂了咂嘴。

其中那个最大的孩子一下抢过阿尔手里的十字勋章,随便看了几眼就扔到了森林的草丛里。

“阿尔弗雷德,你不是骑士吗?快进去捡啊!”

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噌”的站起来,他的脸到脖子都涨红了起来,海蓝的眼眸里染上了些许怒色,几个孩子只听见自己“咚、咚”加快的心跳声。

“等一下——这个家伙有蛮力啊,你们忘了吗?!”

魔法还算行的阿尔弗雷德把这几个孩子变成了青蛙,只是暂时的。

 

 

“所以,你这就进来森林找你的勋章了?”

“嗯。那些孩子并不坏我也知道,但是那是我的荣耀,他们太过分了。”

“你进来了,勋章找到了吗?”

阿尔把自己的项链取下来放到了手掌心,“这就是了。他和我在一起很久了,很容易找的!”

“等、等一下,”亚瑟拿起了十字勋章翻到了它的背面,“19骑士团Alfred F Jones…………Arthur Kirkland……我就说这个东西看着眼熟,原来是我当时用一块废铁炼制的啊。”

“啊?你炼制的——?用的还是废铁?”

“………………抱歉。不过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打造更好的。”

亚瑟伸手揉了揉阿尔的脑袋。

阿尔全身颤抖了一下,半天才回应到:“喔、喔。”

 

 

5.精灵的年度聚餐

这段时间森林里的精灵开始多了起来,像是从四方来的,赶到这里参加什么聚会一样。

听亚瑟说,每年春天要来的时候,精灵们都会到这片森林来聚餐,为了迎接新的一年。这片森林是最佳的地点,没有人烟。

“但是我们在这里啊,不会影响到他们吗?”

亚瑟微微笑了一下,“我们在这里居住,是经过了海豚精灵允许的。所以,我们不但不会影响他们,而且还可以和他们一起参加这个一年一度的盛大聚餐。”

“是这样吗?”阿尔放轻松了下来,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

“嗯,今年我想送他们一盆果酱……以前都是自己用魔法变的,有点不好意思。”

阿尔弗雷德喝牛奶一下子呛到了,他拼命捶打自己的胸口,断断续续地说:“咳、咳……等、等一下!”

“怎么了?”亚瑟看着反应奇怪的阿尔。

“没什么…………”阿尔被盯得有点心虚。

“对了!”亚瑟一拍桌,又吓到了阿尔一次。

“怎、怎么了?”

“这个时候可以向精灵许愿喔!而且愿望是一定会实现的,去年的我向精灵们许下了‘有人会来’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哟。”

阿尔望着亚瑟,他想到了什么。

 

他找到在湖底的海豚精灵,在它的耳边轻轻说着:“希望我可以和亚瑟一直一直生活在这里。”

精灵点点头。

 

本来所有的精灵都在忙碌之中,但是只有海豚精灵到了湖边,溅起了浪花吸引了亚瑟的注意力,他走过去,蹲了下来。

“怎么了?”

“陪伴真是最长情的表白呀!”

“嗯……?”

亚瑟用余光看了一眼在湖对岸的阿尔弗雷德。

他的目光在阿尔弗雷德的身上久久没有移动。

“你说对吧?亚瑟?”

“…………”亚瑟耷拉着脑袋,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也许……是吧。”

阿尔弗雷德像是感受到亚瑟的目光似的,就在湖对岸朝他露了一个笑容。

 

 

6.成王之路

基尔伯特是森林里的一只已经有上千年的剑精灵。
关于基尔伯特的年龄他自己都忘了,但是他还记得自己刚出生的事。据基尔伯特讲,他是梅花国的第一任国王手里的巨剑。自国王死去后,他要根据国王的遗嘱和他一并葬进土里。经过无数鲜血的洗刷,已经有灵性的他不甘于埋于地底,在葬礼的前一天化成一个小孩的样子跑了。
这样的故事,只有他自己信,别的精灵是不相信的。
“一把剑经过了数千年,就算没有被腐蚀掉,也应该生锈了吧……?你怎么还像刚打造出来的一样……?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剑精灵。”
因为所有的精灵要不就是植物,要不就是动物,作为武器出生的基尔伯特,就这样被其他人当作若有若无的了。
作为一把曾经叱咤四方的巨剑,他确实需要走出森林,重新走江湖了。
于是基尔变成人的样子,就这样出发了。他一路向北走,要去到曾经他出生的地方。他所过的地方,到处都是战乱,民不聊生。
“怎么回事……?本大爷走之前还好好的。”
哎呀哎呀,大爷你走前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基尔决定到皇城去探个究竟。
通过在皇城郊区人们的口中他得知,本来该登基的布拉金斯基五十六世,被官场他人控制了兵力,不得不放屁王位了。现在的新任皇帝在国家招兵买马增加税收,日子愈发难过了。听说新王还要对外发动战争。
基尔伯特在千年前战沙场的气血上来了,他决定了,自己要找到那个五十六世,协助他重新登上王位。
就算过了千年的基尔也还是没有想到,布拉金斯基的后代是这个样子。
头发还是当年的味道,奶油色;眼眸还是葡萄紫,但是没了一世目光里的深遂凌厉,相反还让人觉得有些软糯;脸型有一点点圆,看上去像个孩子。除了身高。
“你……真的是祖先手里的那把巨剑么?”
并且声音听上去又软又可爱。基尔有些不好。
“嘁……连五十六世都不信本大爷。”
“不不不,我相信你,”他半蹲抚住膝盖,“我只是表示惊奇而已啦。”
“……我也很惊奇,怎么你这家伙怎么会软弱成这样。”
“诶!!”他皱眉,立直了身子,“我是有名字的!是伊万哦!”
“关注点在这里么。”基尔让自己冷静了会,“好吧,从今天开始,本大爷就要协助你重新回皇宫了!”
“诶?”

 

 

7.我只愿与你结契
“那么基尔君,要怎么帮助我呢?”
在皇城郊区的山洞里,伊万微笑着看着小声嘟囔的基尔。
“我想你,应该知道精灵吧。”基尔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当然。”
“我是剑精灵,一生能有一个主人,不同于其他精灵,明白了吗?”
“嗯。”伊万认真点头。
“呼……”基尔深吸一口气,“所以,找主人是很关键的事,如果是一个废柴,那么本大爷一辈子就要跟着他了,后果不敢想象。”
伊万又认真点头。
“本大爷真的不知道你的实力,伊万,”基尔沉重的拍了拍伊万的肩膀,“现在,我可以变回巨剑供你使用,但是,全力肯定是签定契约以后才会有的。现在,证明给本大爷看!”
话音刚落,基尔已经变成了巨剑在伊万的眼前。他带着千年前的气息,剑刃上还带着鲜血的味道。
“看来基尔君确实是祖先的巨剑呢。”伊万脸上的笑容加深了,他只用一只手就拿起了巨剑,放到肩上扛着。
“基尔君有点重呢。”伊万还是微笑着的,从他的脸上看不出吃力的样子,“怎么样?基尔沉睡了那么久,想不想要活动活动筋骨?”
伊万带着巨剑出了山洞,他直走没多久,突然双手握紧巨剑,隐藏到了草丛里。
“那个五十六世会不会在这里呢?”
“傻逼,他已经不是五十六世了!没有五十六世了!”

目标确定。只有两个喽罗兵,附近没有别的人。
伊万始终微笑着,但是这时他的眼里,不再是单纯的葡萄紫,抹上了一层黑。
“你们好呀?”
伊万擦了擦刀刃上的少许血,转身看向那两个喽罗兵。
他们好像是还在交谈一样,但是已经停下了脚步,脑袋一咕碌的从脖子上滚下来,他们的脖子则像是瀑布一样。
“好看吗,基尔君?你还挺好用的。”
基尔从伊万的手里出来,怔怔的看着这血红的瀑布;
“……比先代还要厉害,速度和力量都有了……”
基尔跪下半膝吻了吻伊万的右手,
“主人。”

 

 

8.次元断层

 

伊万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

不同于他的发色的奶油白,是带着病人脸上惨白的房间。

他在之前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自己从王座上面下来,被另一个讨厌的人占了;从干净整洁的房间里搬出去,被送到一个黑暗潮湿的房间里。其他的暂时不敢想也不愿意想,有些难以接受。

不同于想象中的,他被送到了一个惨白的房间。

他第一次觉得白色有些可怖。

伊万下了床,房间里的摆设和他房间里的没差,可以说这里就是他的房间。但是,他摸不到实体。

摸不到实体……

摸不到实体的只有幽灵啊。

伊万觉得自己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杀死了吧。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手段还真是高超。他自嘲的笑笑,好吧,布拉金斯基家族的统治到了第五十六世就这么结束了。

一点都不甘心啊。

如果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把一个灵魂关起来呢?

伊万到了窗子边,看着同样惨白的墙壁,伸出了手。

“是硬的……”伊万感受到了墙壁的硬度和它微凉的温度,皱起眉来。“刚才的床也能躺在上面……那么我是被关在不同的空间?”

能够触摸到一个房间里的墙壁,但是摸不到摆设,次元分割。

“太小瞧我了吧,”伊万像一个小孩一样笑起来,“梅花国一直都是操控植物的王者哟。”

巨大的荆棘从墙壁里长出来,包住整个房间,把整个空间都粉碎了。

伊万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皇宫,他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皇城。

“喂,你!“在难民逃跑的过程中伊万也跟着跑起来,在混乱中他撞到了一个不像是本国人的人,那个人对着他嚷了一句。

“你就是五十六世的布拉金斯基吧?”

 

 

9.夜莺之悲泣

 

基尔伯特是火属性的一把巨剑,初代的梅花国王,其实是木属性。

火能克木,但是偏偏和初代国王一样是木属性的伊万,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基尔伯特。

伊万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这样的:火虽然能克木,但是一般经历过野火的植物,来年春天都要更加茂盛坚韧。

基尔伯特现在更加坚定自己选择的主人很正确了,虽然和最初的国王“用火和植物增长火势”的想法更加新鲜。

当然现在的基尔伯特也很高兴,成功的帮助了现在的主人拿回王位,他相信伊万会是一个好国王。

基尔伯特静静地站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微笑着。

他身上的伤口不断的渗出血来,作为一只剑精灵,活的应该算久了吧,有上千年了?上万年了?也是时候走了,不然,别的生物会生气的吧。

“一把剑经过了数千年,就算没有被腐蚀掉,也应该生锈了吧……?你怎么还像刚打造出来的一样……?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剑精灵。”

希望自己的故事能够传到那片森林里去,这样那些小家伙总应该相信自己是一个伟大的精灵了!一个帮助了两代国王登上宝座的伟大精灵。

Gilbert Beillschmidt.

“那么,再见了。”

伊万回过身来,只看见一片微亮的星光在他眼前消失。

“基尔……?”

 

 

10.扭转法则的复活

 

如果有人问布拉金斯基五十六世去了哪,那么这个问题的答案没有结果。

 

 

伊万对着眼前的黑桃国王鞠了一躬,“谢谢了。”

“不客气,”黑桃国王摆摆手,“之后这把巨剑会慢慢恢复灵性,到时候他自然会醒来。只是记忆还在不在,我就不知道了。”

“嗯……。”

黑桃国王走了。

“那么小基尔,我等着你。”

伊万抚了抚剑身,落下轻轻一吻。

 

Fin.

雪兔攻受傻傻分不清反正露普普露我都爱x

雪兔还是初次尝试。

这个是给共心的生贺w祝她生日快乐w

评论
热度(36)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