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宝石拼凑出的告白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新一是新一 

×迷一样的迷题 

 

 

黑羽快斗醒来。 

他咬着面包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里播的早间新闻:“怪盗基德发出预告,目标是铃木集团的‘我之向往’、‘宇宙之喜’、‘欢泣’、‘最美的你’,到底基德为什么要偷除了‘我之向往’以外不出名的宝石……” 

咔嚓。电视被关了。 

身后乒乒乓乓的声音停下了。 

“喂我说快斗,人家还要看电视呢,你怎么就关了?”青子不满的声音传来。 

“啊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黑羽快斗起身。 

“真是……” 

 

 

工藤新一醒来。 

他的枕头旁边还放着昨天收到的怪盗基德的预告卡,上面的内容他还有一些没解读,或者说是还存有疑问。 

“你在睡梦里沉浸, 

这初生是最美丽的。 

我为你的楚楚动人而泣, 

你的样子是我永生的回忆。 

怪盗KID” 

最后也是基德标志的一个图案。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以往基德在署名的“怪盗基德”的基德替换成了KID,字迹还有些乱。虽然说他的目标都已经被推敲出来了,第一句话的“睡梦”是“我之向往”,因为睡梦有无限不可能;第二句话的“初生”指的是宇宙的出生最可喜;第三句话为美丽而泣是“欢泣”;第四句话“你的样子”睡梦的样子是“最美的你”。

那么,作案时间呢? 根据“睡梦”来看,估计是人已经入睡的时间,从“初生”来看,估计是零点,那个时候是新的一天。 ……但是,为什么是KID? 工藤新一被难住了。并且,一次偷四个,这有些不像基德的作风。 

 

 

黑羽快斗到了铃木集团为了保护那四个宝石的地下博物馆的外边。 

现在还没什么警备么?他这样想,并且还放这么多的游客,那个铃木老头是不是傻了?明知道自己很容易混进去啊。 

“到底是什么布局,让我来试试就知道了。” 

黑羽快斗拉了拉帽沿,整了整裙子,清咳一声往入口走去。有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撞了他一下。黑羽快斗偷偷一笑,马上细声喊道: “抓小偷啦!他拿了人家的钱包!” 原本在出口处闲谈的一些男人这下子一个个都面色严肃起来,看到那个要跑的小偷就去追,一下子就追上了那个还没反应过来的小偷。

“警察!” 

原来如此。黑羽快斗点点头,这下想要事先混到警察堆里就有点难了。那么也就只能见招拆招了吧。

“小姐,您的钱包。”

黑羽快斗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你们原来是警察啊,这样怪盗基德一定很难偷走东西了吧。”说完他还拍了拍警察的肩膀。 

 

 

工藤新一在监控室听着铃木老头的防盗系统介绍。 

“首先这次的警察都伪装成了平民,只有部分才是制服。并且他们都有暗号。” 

“暗号是?” 

“小伙子,不是我不信任你,只是怕基德那小子会窃听,所以不能告诉你。” 

“哦。”新一发出一声闷哼。

“其次,这次柜台的玻璃里面有看不见的合金钢,连炸药都很难炸开。并且,不用锁。” 

“不用锁?”

 “对,需要输入密码。如果密码不正确,那么从地板上的缝隙喷出催眠瓦斯。” 

“哦……”新一听的有些困。 

“怎么,你一点意见都没有吗?” 

“确实是没有,这些我早就知道了。” 工藤揉了揉太阳穴,他还是在想那个KID。

 

 

“哦哦,原来是这样。” 一个女人站在地下博物馆的入口处,她带着耳机不时点点头。 

“催泪瓦斯么……”她嘟囔着,“哎呀,这下不是很好办啊,密码这个老头也没说。暗号还是好办,之前那个警卫员已经告诉过我了。” 

“真是困扰,四个宝石的密码肯定都不一样啊。”

“我又不会分身……” 

 

黑羽快斗用女人的样子,走进了地下博物馆。 

150个摄像头,估计是没死角的。有很大一部分是新加的,估计是这里的宝石不是很值钱,所以原来的摄像头根本不多。大约有150上下的警卫,便衣的还未知。四个宝石分别被放在了一楼和二楼。他站在第一个宝石的面前,低头像是在思考的样子。

 

“你说,基德为什么要同时偷四个宝石呢?” 

黑羽快斗吓了一大跳。声音来自于自己的右边,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是工藤新一。他随意的把手插进口袋,眼睛在细细的欣赏眼前的蓝宝石。

“大概……大概是基德想表达什么吧。”快斗随意回答着。

“对了,您可真高呢。”工藤新一转过头来盯着快斗,“和我一样。” 

“……”快斗咬了咬唇,“啊,家父有一米九,所以我也很高。”

“您的身材也略显强壮呢。”新一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 

“母亲是健身教练,从小对我的身体要求挺严格的。”快斗努力没有差错的应付这个麻烦,他可不想再被盘问下去了。“那么您这是要问候户口了?” 

“哪里哪里。”新一笑笑,抱头走了。 

可恶……被他发现了。快斗在心里默念一句,看来晚上不能靠这个样子再进来一次。真碍事! 

 

 

也许是因为怪盗基德的关系,到了十一点地下博物馆内还是人头攒动,大家都很好奇基德怎么把四个宝石同时拿走。又好奇基德在这个地下里怎么飞出去。

“中森警部,离预告时间还剩二十分钟了。”

“等一下,“欢泣”?”

“我泣你个头。”

“很好!看来不是基德假扮的警卫,果然想到用暗号的我实在是太聪明了哈哈哈哈!”中森警部得意忘形地笑起来,快斗在他旁边抹了把并不实际存在的汗。

“不过警部,这个暗号还真是不文雅。”

“难道要我用怪盗基德那样用恶心的词语?” 

你才恶心。快斗在心里呸了一句,然后走到了角落。

接下来只要…… 

 

 

借着还剩十分钟就到预告时间为由,快斗光明正大的去了电力室检查线路。 

没错,他捣坏了线路。踏着轻松的脚步到了二楼的他,推开了放着“最美的你”房间的门,里面只有一个人。虽然有点奇怪为什么只有一个人,但是快斗还是走了进去。

“来了?”工藤新一的声音响起来,“怪盗基德。” 

现在快斗的感觉就像是脑袋被人重重的敲了一棒,只是不痛。即使对方看不到自己的脸他也勾了一个笑容,“还是被你看出来了,名侦探。” 

“啊,你在吃惊?吃惊我为什么不到一楼去死守第一个宝石?” 

“也许?”快斗看着恢复了的电力,“那么,美妙的魔术要上演了。”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快斗已经到了新一的后面,他想都没想就在密码键盘上乱按了几下,果然如铃木老头所说,催眠瓦斯从地板缝里渗出来。新一没料到快斗会这么做,他捂住了口鼻,在没有视野的情况下,他的听力额外好: “唔……这四个键上的油渍最重,那么……第二次输错好像会有电流的样子。” 

新一一愣,他没想到他会这么破解密码,正要转身过去时,听到了玻璃盖打开的声音。

“那么,“最美的你”,我先收下了。”

新一切了一声,他随着快斗的脚步声向外跑去。

 

“啊呀--这就上当了?” 快斗从天花板上下来,打开了玻璃盖。

“那么,真正的宝石我收下了!” 

 

新一觉得很奇怪,他去了所有的房间,每一个房间的宝石都已经被盗走。据警员提供的消息,每个地方都出现了基德站在柜台上,催眠瓦斯也随着喷出来;然后是玻璃盖被打开的声音,基德跑出去渐渐远了的脚步声。接着是照理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分身?在四个房间同时跑了出去?现在去找基德肯定也是很难了,因为他肯定早就变装混入了人群中。

“………” 新一只好到回“最美的你”那,只有打开了的玻璃盖。

他把玻璃盖重新盖好,他看见玻璃的外面,好像粘着什么东西。

“哈,算他厉害。”

 

 

快斗最终还是扮回了最初白天的女人。因为门口的警员在上午就见过他,所以放松了警惕,什么也没搜就让他出去了。快斗暗自窃喜,不过现在,他很希望新一可以追出来。

“看来今天的名侦探反应有些迟钝啊。”他一边说一边往街边的小巷子里走去。

“你说谁迟钝?”新一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来,“只不过让检查折磨了点时间。”新一揉了揉被捏红的脸,“我找到你了,怪盗基德。”

“哦?”快斗转过身来,“那么,你现在是要怎么样?”

“这次居然不辩解了么。”

“因为你上午已经看出来我这个女人其实是基德了。”

“那么,你没有偷走宝石,我还可以放你一马。”

“哦?”快斗挑眉,“你怎么知道?”

“其实你会‘分身’,完全是因为这个极小的投影仪。”新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发光的东西。“你就是用这个投影仪录好了自己的样子和声音贴在玻璃上,然后利用了宝石的折射,再加上停电,让你像是真的人一样。利用了玻璃盖被打开的声音和向外跑去的脚步声,把房间里的所有人都引开,然后你乘这个时候出现,根据按键上的油渍推出密码,把玻璃盖打开,把宝石扔到角落去的吧。好让人知道你的确是偷走了宝石。我说的对吗?怪盗基德。”新一的目光里透露了满满的自信。

“不错不错,不亏是名侦探!”快斗拍起掌来,“但是我想,你还有一个谜题没解开吧?” 

新一一下子反应过来,“怪盗KID么……”

“没错没错,再好好想想?” 

新一拿出预告卡开始思考起来。 

“怪盗1412。” 

“……?!”新一对着上面有些潦草的字迹,确确实实是“1412”,他赶快对照着上面的句子一个字一个字的找过去,还轻轻地念了出来。 “你……是……我……的?” 新一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换回白翼的怪盗。 

“那么吃惊?”快斗瞟了他一眼,“不如你再想想那些宝石的名字吧?” 

“‘我之向往’、‘宇宙之喜’、‘欢泣’、‘最美的你’……” 

“没错没错,一头一尾连起来读读看?”快斗走近了新一。 

“我喜欢你。”

新一没考虑后果,直接的念了出来。 

快斗都凑到他鼻尖上了,新一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跳进了什么圈套,急忙地往后退。 

“那么,名侦探,谢谢你的告白!”快斗鞠了个躬刚好碰到了新一的额头,后者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微红起来,即使在夜空下。

“我也很喜欢你。” 

“那么,下次见喔。” 

“不要用那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啊,怪盗喜欢上侦探,也没什么关系吧?” 

“可恶……”新一捂着额头,有些后悔又开心的说了那句话。 

 

FIN. 

推理都是乱编的不要信.


评论(4)
热度(72)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