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你的话语

“Trickstar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宝物。”

“我是不可能因为一个人的话什么的就放弃的。”

——

脑子里嗡嗡的声音吵作一团。

濑名泉挠了挠后脑勺,平躺在床上,周围陷入沉寂之中。

他第一次感到极大的困惑了:明明自己在好言相劝游君赶快放弃当偶像的白日梦,自己再带他去重新当模特什么的,让他摘下眼镜露出漂亮的脸,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都是在为他好。

“遇到困难就逃跑的人是不可能成就大事的,我不是总这么苦口婆心的劝你吗?”

“快,丢掉土气的眼睛、梦想和希望吧。”

做错什么了吗?

不,没有,一定没有错。

游君只是还没有懂而已。

濑名泉坐起身来,望了一眼窗外。

他的宿舍位置很好,放眼过去整个校园的一半尽收眼底。他可以时时靠着这个位置,去寻找游木真,然后确定方向就带上相机去。有时候,放学了,空无一人的足球场上,游木真在练习舞蹈。他的舞步扬起灰尘,鞋底和地面摩擦的沙沙响。濑名泉就猫着窗沿,偷偷往足球场瞄过去。好像他在三楼就会被一眼看到。能看到他真是太不容易了。

游木真的舞步是那样笨拙,濑名泉还记得他摔过好几次跤。整个人都扑在地上,站起来一身都是灰,那狼狈的样子。不过对方从来没有过停止训练,日复一日,在濑名泉眼中,舞步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就是少摔了几次跤。

他还在足球场拿着手机自拍过。因为害怕镜头,自拍的表情都是怪怪的。不满意,删掉。还是不满意,接着删掉。这个更不行了赶快删掉……

已经晚上了,濑名泉看见他独自在路灯下练习。

明明不适合当偶像……为什么要为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去努力呢?放着漂亮的脸蛋不去当模特简直是在浪费人才啊。濑名泉还是坚信着他的想法。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在窗边去观赏游木真的舞蹈,有点越来越不顺眼了。到最后都要皱起眉来,要在窗边破口大骂的样子。他真的就要出声了——但是游木真抢先一步。

“呜……”

像是哭声。濑名泉心里的怒火一下被浇灭了。那一声呜咽大概是在抑制自己,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这样做的下场就是表情变得特别奇怪了,还频繁地抖着肩膀,发出若有若无的吸气声。……确实是要哭出来了啊。

以往的时候,游木真跌倒了总会站起来笑着继续。似乎还会对自己说一些鼓励的话语。那是一张透着汗水的笑脸。

这是一张透着泪水的笑脸。

濑名泉脸上的表情变得呆滞了。他站在原地大概有一片叶子落在地上的时间,再马上拿好钥匙冲出了房门。一步一步接近了游木真的背后,前者还在抹眼泪。

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他有了负罪感。游君为什么会哭呢?是因为自己吧,白天说了那样的话。虽然当偶像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变得和自己心里想的不一样。

“喂。”他躲在旁边一棵樱花树的后面,掐着声音捏着鼻子说道。

“嗯?!”游木真一个激灵,马上停止了抽泣,他转过身来,发现什么都没有,带着哭腔安慰自己,“原来没有人吗……”

“确实是没有人,我是………树精。”濑名泉艰难地挤出“树精”这两个字。

“树精?!?!?”游木真的表情一下变紫了,他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树,“不可能的吧?!”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濑名泉深吸一口气,忍住想笑的冲动。

“呼……真的吗?吓死我了,你的声音乍一听像是泉前辈。要是他来了,看到我在哭……肯定会比白天还要恶毒的言语攻击我吧……唉,抱歉,实在是有些心烦,跟你说了这么多。”

“你可以把我当作做树洞的。”濑名泉说。

“这样吗?树精听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不会觉得心烦吗?嗯……还真是温柔的妖精啊。这是比泉前辈温柔多了。”

噗咳。濑名泉内心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嗯?你怎么不说话啦?是饿了么?”

濑名泉重新调整心态去回答他:“没什么,你说的那个泉前辈,和他有什么矛盾吗?”

“嗯……是这样的,学校要举办梦幻祭了,我所在的队伍也要参加,但是在下午练习的时候被三年级的学长濑名泉给训了一顿吧……说什么让我别当偶像,真是太过分了。还说我的优点只有好看的脸蛋,这都是什么啊?!我明明朝着偶像的目标去努力了,他却否定了我所有的付出的汗水?啊——!这种人真是………啊,抱歉,我态度有些激烈了……”

濑名泉微微张了嘴,半个词也没发出来。

“树精先生……?果然生气了吧,抱歉,说了这么多抱怨的话。听了这些你就长不旺盛了吧?那我说点向上的话语吧………如果泉前辈能够支持我的偶像活动的话,说不定我就愿意和他有一些接触了。就算有同伴的肯定,但是还是希望曾经的……哥哥能够给我支持。”说这话的时候他苦笑着。

“那就证明给他看你的进步吧。”许久之后濑名泉缓缓吐出这句话来,他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我知道的,泉前辈就在这附近的哪一个房子里,可以很轻易的看见我天天下午在这里练习。”游木真微笑着叹了口气。

“……你不是很讨厌他吗?不是应该想到他就躲起来吗?还要故意站在他轻易看得见么地方……这不是笨蛋的做法是什么?”

“并不是说讨厌他就一定要躲……但是就算想到他就很想躲过去,但是果然更想得到他的认同啊。他肯定都看到了,我练习时候的样子。那时候他一定在想:‘跳的太烂了居然还会摔跤’吧。他也从来没有走过来教我过。我想他都会觉得丢脸吧。”游木真说这话的时候挠了挠脸。

“那你对那个泉前辈,有什么看法呢?”

“泉前辈啊……”游木真很认真的思考起来。“我觉得他是个很好的人。他看上去很不近人情,但是实际上是个很温柔的人,就是有点别扭。但是毒舌是真的……哇……怎么说呢?白天那些话让我觉得都不是在毒舌了,简直就是在人身攻击啊!呜……太可怕了,我已经不争气的哭了。树精先生,请不要告诉别人哦。这个实在是有些丢脸呢。我不知道泉前辈是怎么想我的,他对我态度真是一冷一热的,疯狂的找我是挺热情的,但是他有的时候真的很喜欢劝……让我放弃偶像去做模特。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不想被他控制了。哎!我应该怎么看他呢?果然还是干脆的不要理他,不要被他找到比较好吧?咳,虽然每次放学会来这里练习是自投罗网……是因为我真的真的很想得到认可。”

“……………他很喜欢你的。”濑名泉半天才顺着说下去,“像你说的那样,他可能确实有点别扭,但是他真的很喜欢你。只是没有对你说过。因为那样很麻烦……所以他只是想一只注视你罢了,那是一种保护欲。至于他白天说的那些话啊………让他自己慢慢反省吧,他肯定会有所领悟的。我也觉得他有些过分了。不过说真的,游j……木还是做模特比较适合呢,你真的长的很漂亮。”

“树精先生……”

“………………那个,抱歉,我有些困了。树精也是要睡觉的。”

“那么晚安!树精先生。”游木真对大树点了点头收拾好东西走了。

濑名泉觉得游木真的话像一颗糖,却又是苦味的。慢慢的在口腔里炸开来。

他在脑海里重新回想了一遍又一遍练习中和舞台上的游木真,那个样子真是天差地别。自己似乎一直用着“模特”的目光去看他,都忽视了游木真现在作为一个偶像的闪光点。事实上,他的舞步虽然烂,体力没有别人好,歌声动听不到哪里去,但是却充满了积极向上的力量。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在尽力做到最好;他唱的每一个音符都在全力以赴;每一个脚步都在诉说着“我在为它而努力”。

………………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呢。

但是那样太辛苦了啊,以他那样的性格能够坚持下去吗?果然还是继续当模特比较好吧,在那个方面拥有极高的天赋,也有名气,自己还可以一把手教他。………………说到底,游木真那种“对未来和梦想充满了期待”的想法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啊。

濑名泉累了。


“濑名学长!”

濑名泉听见转校生的声音,停下了脚步。

“干嘛?”抱胸。

“听说昨天你对小真说了一些话…………”转校生犹豫了一下,“是不是有点重?”

“………………不要你管。那是我和游君之间的事,你干嘛要来插手啊。我要劝他重新回模特界,当偶像是没什么前途的,难道不对吗?”他皱着眉头盯着转校生。

转校生低头沉默了一会,半晌她开口,“濑名前辈,你肯定是没有看见他舞台上的样子,虽然和其他人还有一段距离,但是真的很努力,充满了向上的感觉。做偶像,不一定是要唱歌跳舞好吧?给人带来鼓舞、力量难道不就是一个偶像能给人带来的最美好的东西吗?”

“为什么梦想和希望不重要呢?即使它在你眼里不切实际。濑名前辈不也是带着‘游君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希望在生活的吗?不也梦想着成为让小真接受自己吗?”

濑名泉愣住了,有些哑口无言。

“濑名前辈……”

“啊啊真是够了!烦死了!好不容易在同一个学校成了学长学弟的关系,想由我手把手的教导游君来着。游君却在Trickstar那样弱小的组合里。明明我这么照顾他,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游君会抗拒我啊。”

“啊……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其实濑名前辈是很想作为一个偶像前辈去教导小真吗?噢,噢,那为什么不好好和小真说要说那么恶毒的话啊?小真他今天练习的时候都没有以往的活力了。那可是他最大的特点。”

“…………哼,不要以为你很懂的样子,我才是最懂游君的。”


今天下午游木真没有到足球场上来。

濑名泉的宿舍门口多了一张宣传海报。

上面是Trickstar举办的小型演唱会,只是一个兼职,一般不会有很多的人来看,根本不用特意做海报去宣传,更何况还扔在本校同学的宿舍门口。

那么就肯定是故意扔在这里的了。濑名泉还看到,那张海报的右下角还写了一行小小的字。

“请务必要来”

……是游君的字迹没错了。濑名泉小小的吃惊了一下,游君从来不会主动找自己,都是远远看到了就躲,居然还会被请求去看演唱会……虽然不是走秀啦,但是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吧。

还是更想看到游君的笑脸啊。

濑名泉看了一眼开场时间,已经快开始了,他匆忙往体育馆跑过去。

他从体育馆后门进去,在试衣间的门口停下。

半掩着的门里面传出一些人争论的声音:

“啊呀?把衣服弄坏了?真是不小心啊......现在补好也来不及了吧?身边又没有针线什么的……”

“小北……?”

“……那没办法了,只能我们三个上去了,报酬肯定要少一些了。”

濑名泉马上跑到走廊的拐角,Trickstar除了游木真其他人都走出来了。

“抱歉…………”他听到游木真细小的声音。

演出开始,前台那边的音乐响起来了,声音大的仿佛整个楼都在摇晃。濑名泉背靠着试衣间旁边的墙,他听见游木真一个人的喃喃自语:

“我,大概是真的像泉前辈说的那样,一点用都没有吧。”

“衣服居然都会弄坏什么的,真是太没有了……”

“偶像真的不适合我吗……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现在似乎是要重新下定义了……果然我没什么优点吧,唱歌不好,跳舞也不好……演出还会拖大家的后腿。”

他开始怀疑自己了!濑名泉先是很兴奋,就如他所说的那样,“等到受到了挫折就一定会回来的”这样的话真的灵验了!他甚至就要进去拉住游木真的手带他走然后重新去接触模特。

“我这样子,模特都做不好的吧?”

…………。

濑名泉重新定义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明明应该是游君受到挫折后,觉得还是模特好,然后重新当起了模特这样的,而不是全盘否定自己啊?这个态度如果重新拾起模特的职业的话是有违职业精神的啊。

“喂!”

“?!”

“出来。”

“树精先生……?可是这里没有树啊?”

“出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树精先生变得可怕了啊…………”游木真放下演出服到门口去。

“就站在那里不要动。”濑名泉往走廊拐角的阴影里再往里站了一点,“我听到你说的了,全盘否定自己是什么意思?”

“树精先生听到了吗?”游木真摇摇脑袋,“我啊……真的很没用呢。我觉得,泉前辈说的,很对……但是他还有一点错了,就是我连模特都做不好的。这么想想我干脆转到普通科算了……”

“不要说那些没有意义的话啊!你想想,你在这里还有你的团队,朋友,他们对你的期待应该很大的吧?特别是那个泉前辈,你一定要对得起他,他对你的期待比上述所有人的都要大,他很不希望看见你这样子,这种态度有违职业精神。而且,你昨天不是还答应我,要让他认可你吗?现在放弃算什么?”

“…………恐怕我已经没办法让泉前辈认可了,明明想让他来现场看看我的表演,结果我都上不了台了……他在台下一定要气昏过去了吧……?说不定下次见到我就要比上一次还要猛烈的抨击我了……”

“虽然把衣服弄坏了是有点蠢……但是这也不能全怪你,有的时候人运气真的很背。濑名泉的话……我听到他说‘什么嘛游君怎么不上台’,看来还是很期待的……”濑名泉扶了扶额头。

“真的吗!”游木真向着濑名泉所在的方向露出了很激动、很开心的表情,“但是我没能让他看到我……这要怎么办啊?”

“那这样吧,你敢一个人在他面前表演么?”

“啊……?”

“去隔音练习室吧,你可以在那里让他看到你的表演。”

“但是我不会被他反锁在里面吗……?”

“…………………嘶,这个你放心吧………………他已经知道要见你得正常一些了。”

“好!有树精先生的保证我还是很放心啦♪”


濑名泉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他很快可以一个人享受作为偶像的游木真了。

他觉得转校生的歪道理似乎充满了信服力,什么希望梦想似乎是挺重要的,现在看来游木真主动见自己的梦想都已经完成了。完成梦想好像确实是挺开心的。

他就那么到处晃荡到了隔音练习室,提前了一天推开那扇门,鞋底摩擦着地板的声音不断传出来。

游木真已经在里面了。

濑名泉心里一惊,赶紧退后了几步,不过游木真似乎没有发现他,还在继续练习。

呼,好吧。就这样看看也不错,说不定他的压力就不会很大,这样说不定超常发挥了呢。

濑名泉驻足了一会。

好吧,我错了。

他走上去,不由分说就把游木真的手抬高,腿踢直,让他直视前方。

“只是在练习为什么不直视前面镜子里的自己呢?”他直视着前面镜子里的游木真。

“泉前辈……不是明天才来吗?!”他的手就要掉下去了。

“别动,这个姿势才完美,看上去还像是在跳舞。你啊,天天都有额外练习,为什么感觉还是没什么长进啊?那些家伙都不教你最好看的姿势么。唉~真是没办法啊,游君果然要依靠哥哥才行呢。记住了,不能低头,千万不能低头。”

“唔……胳膊会酸的。~”

“那就坚持啊?既然你决心这么大怎么会不多吃一些苦呢,不如乖乖和我做模特……先说明一下,我不是支持你继续做偶像,只是你现在这个状态做模特会违反职业精神。”

“真、真的吗!?这算泉前辈认同我了吧?一定是的吧——?”

“………………认真的想了一下,我喜欢的是你,不是做模特的你,也不是做偶像的你,你就是你,不管游君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喜欢下去的。所以……支持一下喜欢的人也是应该的♪”

“诶………………………………”游木真愣了好久好久,好像都到世界末日了,他对上濑名泉那双幽蓝色的眼镜,他的眼神出奇的温柔。

濑名泉揉了揉游木真的后脑,“所以,尽量不要让我失望吧。”


Fin.

很想写个后续啥的_(:_

我觉得自己太棒了有五千字诶x

评论(4)
热度(50)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