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もう一度

一个童话。来自 @安莉西雅 要的蛇泉..其实内容和蛇泉沾不了太大的边啊!!(咆哮

 


男孩在森林的另一头犹豫很久了。在他眼前是一座破烂铁索桥底下的急流,以及桥对面幽静而美丽的另一个森林。男孩回头望了一眼树丛间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回过头来抓着桥上生了锈的铁锁,脚踩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的木头,以极快的速度向对岸跑过去。那身后的火光也逐渐靠近,出了森林,那些火光被人扔到桥上,马上把木板点燃了。火势蔓延的很快,当男孩踏上对岸的草地上时,木板刚好在他脚后被烧完了。漆黑的木板掉进急流里,再被巨石撞碎。对岸的人看见男孩还好好的站在那里,都纷纷把火把丢过去。可是太远了。

 

男孩听见他们的吵架声:“都怪你!偏要保护他……他对我们来说是个大危害你知不知道?!”

“他只是个孩子啊!你们,你们怎么狠心!”

 

“哼,孩子?你还记得那个蓝眼睛的怪物吗?那一年我们的庄稼全部干死了!多少村民在那一年饿死?谁知道这个异类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我告诉过你了……那年的天气极度干旱……播种前我就告诉过你吧?但是你没听。”

 

“吵死了!那个小怪物现在到了我们都没去过的地方……想必他不会再回来了吧?算了,我们走!”

 

男孩儿看见他们的背影安心地瘫倒在地上。他太累了,一路上躲避人的追捕,脚累的要抽筋,脑袋也因为没有进食昏昏沉沉的。他出声的说道,我大概就这样死去了吧。

 

“不,你不会的。”他听见有人这么对他说,接着眼前的事物突然多了一个人。他有着银色卷卷的头发,海蓝色的眼眸,眼睛下面还有像是鳞片一样的东西。他垂眸,好像是看向了男孩的唇,说着:“你看上去很好吃。”

 

男孩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了。

 

“开玩笑的开玩笑,我说的好吃不是不是吃东西。我这里有很多苹果,你要吃吗?”接着男孩感觉自己的肚子上好像被砸了什么东西。他费力的做起来,自己满怀苹果。

 

旁边的那个人,蹲在自己旁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你的。果子没毒,快吃吧?”看到男孩开始大口放心地吃起来,这个人的语气变得愉悦,“对了对了,这样才是乖孩子♪”

 

但是他又说了让男孩差点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的东西:“我是蛇喔。”

 

男孩开始打量眼前这个人。他靠着树,坐在树荫下,没有穿衣服,胸前用白色的绷带缠绕了起来,右臂到膝盖穿了一件灰色的,像长袍一样的衣服,上面画上了一些鳞片,不知道为什么男孩觉得这些鳞片真实的很。

 

“蛇…………?”

 

“是的——我是蛇。你刚才有听到吗?那边的那个男人说了‘蓝眼睛的怪物’,说的就是我。挺感谢我的papa那样维护我……看他的样子在村里一定过的很糟糕。不过让他失望了,我真的是个怪物啊。蛇什么的,人类不可能会生下这种东西的吧?Mama似乎也是因为眼睛的瞳色和其他人不一样被那帮刁民赶走了还是杀死了……你应该看得见我身上的鳞片吧?那不是画上去的,那是真的。我不但瞳色不一样,身体上也很怪异。”

 

“那个人原来是你的爸爸吗……那么我的话也只是瞳色是绿色而已……身体上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桥都坏了,我也回不去了,爸爸妈妈都已经在那之前就不要我了,怎么说,我还真是悲哀啊。你还有一个爸爸在对岸会维护你……”男孩低下了头,肩膀一抖一抖的。

 

那人瞥了一眼男孩,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在抽泣吗……?我刚开始到这边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反应呢,不过没人安慰我。”

 

“那我现在安慰你还来得及吗?”男孩抬起头有些失声地问他。

 

那人在一瞬间楞了一下。“不,不了,现在都过去了,你再安慰我也没什么意义了。我叫濑名泉,因为我比你先到这里,所以你要叫我前辈喔。”

 

男孩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嗯……泉前辈!”

 

“我叫游木真!请多指教!”

 

 

游木真还是很想念那个村庄。

 

怎么说也是自己出生的地方。他常常到桥边上去,望着对岸发呆。上面残留的一些被烧的发黑的木板,他一脚踩上去,就断开掉进急流里了。那个时候濑名泉在他背后,有一次差点摔进河里是他拉了一把游木真,死里逃生的游木真看向濑名泉的时候,看不出他眼里的感情,好一会他才开口:“别试了。”

 

游木真什么也没回答,他看了一眼桥,又看了一眼濑名泉,最后低下了头。

 

濑名泉拉着游木真的手腕,从左边一个被草丛覆盖住了的小径走去,似乎是一个上坡路,身边时不时垂着像蛇一样的藤条,天空被高大的树遮住了,一点光都没有透进来。让游木真能稍微看清周围的只能是那些萤火虫。他脚步缓慢而慌乱,但是逐渐平静下来了,大概是因为根本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吧。时间好像过去了一根蜡烛烧完的时间,濑名泉带他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眼前出现的是一条清澈的小溪流。

 

“因为上下落差太大,所以这条河到下流就变成了急流。”濑名泉这么说着,松开了他的手,提了提自己的衣服,一只脚踩到小溪里去。游木真愣了愣,提起裤脚追了上去。这条小溪也就两张饭桌那么宽,他们两下就到了对面。游木真顺着水流的方向看过去,他似乎在远处发现了那座铁索桥。

 

“我们到对岸去了吗?”游木真又惊又喜,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到村庄里去了。

 

“你啊,被他们赶出来了,还这么想回去吗?”濑名泉有些不屑地问他,还没等游木真回答,他又接着说下去了,“每个星期,papa会在这里给我送一个星期的食物。他说,宁愿我吃一些粗粮都不希望我去捕杀动物……”他瞥了一眼游木真,后者的表情有些微妙。“奇怪了,平常的话应该早就来了,我过来只有一个篮子放在这里,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吧!”游木真在附近很大一块的草地上,他发现这里往远处看,可以见到村庄。那些房屋中间他一下就找到了属于自己曾经的家,屋顶上炊烟袅袅。

 

当濑名泉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游木真将自己的后背完全的暴露出来,被阴影覆盖着,柴刀被高高的举上头顶,又迅速挥舞下来,在他背后划出了一个大大的口子,血的颜色在白色的衬衫上快速蔓延开来,游木真只觉得背上很疼,他挣扎着站了起来,面对那个给了自己一刀的那个人。那个人见他还可以站起来,再次挥舞手上的柴刀在他胸前划了一个“X”。目睹这一切的濑名泉瞪大了双眼,但是他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双腿像是被钉在地板上动弹不得。

 

“游…………诶?”

 

他看见游木真胸前和背后的伤口正在快速愈合,马上就完好如初了。游木真冲他笑笑,跑了过来,拍拍他的背,“没事的!泉前辈不用担心,就是有点痛。我是不会死的。”

 

濑名泉就那样盯着他一言不发。

 

“快,快走吧,泉前辈?不要再发呆了哟?”游木真扯了扯他的衣服,濑名泉回过神来马上紧紧钳住游木真的手腕,退后了几步,扭头就跑。他的速度太快了,游木真有几次都差点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游木真跑到脑袋发昏,停下来的时候他躺在地上,身体好像和地面黏在一起再也起不来了,游木真轻轻地喘着气,濑名泉以一种伏地的姿势盯着他,半晌他偏过头,开口说着:

 

“我还以为我要见不到你了……”

 

“吓死我了,有这种能力的话,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啊?”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互相陪伴的人。”

 

“……”

 

 

“泉前辈?没抓到那只兔子没关系的啦,我也不是一定要养着它。不用这么自责的?”

“你不想吃吗?”

“…………不想。”原来你要抓住那只兔子是想着吃吗。

濑名泉吸吸鼻子,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用着哭腔断断续续地说:“可、可是,身为蛇,我居然,居然比不过一只兔子。游君……太伤我的心了。”

正常人都不会喜欢蛇的好吧?游木真在心里槽了句,然后他在后面添了一句,好吧你是个意外。“那……泉前辈看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或者是回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吧?”

濑名泉好久没有吭声,而是盯着他看了好久。

“怎么了……?”游木真被盯的有一些不自然。

濑名泉特别认真的回复了一句:“看你。”

 

 

“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

“今天的收货太差了,没办法给你带了一些虾和鱼。”

“抱歉……我不喜欢虾和鱼。我说了几次了!?”

“骗你的还有别的东西~♪”

“混蛋!!”

 

 

“游君,我本来想捞一大桶的虾带回来给你的……但是比起抓兔子捞虾更难了……没办法了,我给你带了一个东西,你要不要猜一下是什么?”

“不要。”

“诶~不要这么无情嘛!游君好过分啊,受到了伤害~♪”

“好吧……是什么?”

“戒指。”他从背后拿出那个草做的简陋的戒指,放在游木真手中。

“………………真无聊。”

“不要害羞嘛♪”

 

 

……

 

“抱歉……不会再有下次啦。”游木真挠了挠脸,对着濑名泉的额头轻啄了一口。

 

“…………?!”濑名泉扭过头直视着游木真,对方用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抿着嘴。

 

濑名泉作为一只蛇,脸上的温度好像有点过于高了。

 

 

村庄起火了。

 

游木真是在那个自己被袭击的草坪上看到的,整个村庄,被烈火吞噬,相隔几百米他仿佛也能听见村民的呼喊声、求救声,让他担心的是……那条蛇不在。早上醒来的时候他没有坐在床边,出门了小河边的那块大石头上也不见他的身影。他想起自己挨的那两刀,濑名泉那个时候的眼神虽然更多的是死寂,但是他看到了怨恨。

 

怨恨……

 

游木真从山坡上面滑下去,跑到村庄旁边,找到进出的大门,村民在恐惧和恍惚中从里面跑出来,为了生存没有人在意他的存在,但是他清楚的听见和自己擦身而过的人抖说了句“怪物”。在烈火中间,他看见濑名泉手上拿了火把。

 

那个名为“放火的人是泉前辈吗”的想法被证实了。游木真站在那里不动了。

 

“游君……你还是来了吗?”濑名泉从烈火中抱出一个小孩,那个小孩在他怀里啼哭着,舞动着手脚挣扎着要下去。最后他成功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连滚带爬的起来回头冲着濑名泉大喊了一声“罪魁祸首”后跑出了村子。孩子到了游木真面前,大吼了一句“让开”把他推到了一边。那一刻正好一根木柱倒下来了。

 

“游君……!还是来了吗。”濑名泉在他面前蹲下。

 

“已经昏过去了吗……即使你有那样的能力也不可能在持续伤害中存活,我知道的。每次,每次都是这个结果,你是笨蛋吗?”

 

 

 

 

男孩在森林的另一头犹豫很久了。在他眼前是一座破烂铁索桥底下的急流,以及桥对面幽静而美丽的另一个森林。男孩回头望了一眼树丛间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回过头来抓着桥上生了锈的铁锁,脚踩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的木头,以极快的速度向对岸跑过去。那身后的火光也逐渐靠近,出了森林,那些火光被人扔到桥上,马上把木板点燃了。火势蔓延的很快,当男孩踏上对岸的草地上时,木板刚好在他脚后被烧完了。漆黑的木板掉进急流里,再被巨石撞碎。对岸的人看见男孩还好好的站在那里,都纷纷把火把丢过去。可是太远了。

男孩听见他们的吵架声:“都怪你!偏要保护他……他对我们来说是个大危害你知不知道?!”

“他只是个孩子啊!你们,你们怎么狠心!”

“哼,孩子?你还记得那个蓝眼睛的怪物吗?那一年我们的庄稼全部干死了!多少村民在那一年饿死?谁知道这个异类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我告诉过你了……那年的天气极度干旱……播种前我就告诉过你吧?但是你没听。”

“吵死了!那个小怪物现在到了我们都没去过的地方……想必他不会再回来了吧?算了,我们走!”

男孩儿看见他们的背影安心地瘫倒在地上。他太累了,一路上躲避人的追捕,脚累的要抽筋,脑袋也因为没有进食昏昏沉沉的。他出声的说道,我大概就这样死去了吧。

“不,你不会的。”他听见有人这么对他说,接着眼前的事物突然多了一个人。“你也是被那些人赶过来的吗……?和我一样呢。我叫濑名泉。”

“唔……我叫游木真,请多多指教了!”

“到这个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吗?”

“因为那些人走了,我遇到了你,你看上去很好相处的样子……我可以叫你泉前辈吗?因为你比我早到这里,是这里的前辈。”

“随便你。”

 

濑名泉看见村庄陷入了火海。

他确实是很讨厌那些人没错,但是那些也是人命吧,曾经也对自己好过,那就去帮个忙作为感谢之后远走高飞和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虽然……虽然他们让游君的左手骨折了。

濑名泉到了村子外面,疏散人员逃走,有一些极其智障的家伙甚至还在这个时候对他高举了火把,“嫌火还不够多么?”他夺过了火把,这一幕正好被赶过来的游木真看见了。

他还没来得及解释,游木真被门口的火柱打到了。

 

濑名泉不是普通的蛇,他知道自己是有着恶魔一样的力量的,可以操控生死。

 

男孩在森林的另一头犹豫很久了。在他眼前是一座破烂铁索桥底下的急流,以及桥对面幽静而美丽的另一个森林。男孩回头望了一眼树丛间星星点点的火光,他回过头来抓着桥上生了锈的铁锁,脚踩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的木头,以极快的速度向对岸跑过去。那身后的火光也逐渐靠近,出了森林,那些火光被人扔到桥上,马上把木板点燃了。火势蔓延的很快,当男孩踏上对岸的草地上时,木板刚好在他脚后被烧完了。漆黑的木板掉进急流里,再被巨石撞碎。对岸的人看见男孩还好好的站在那里,都纷纷把火把丢过去。可是太远了。

男孩听见他们的吵架声:“都怪你!偏要保护他……他对我们来说是个大危害你知不知道?!”

“他只是个孩子啊!你们,你们怎么狠心!”

“哼,孩子?你还记得那个蓝眼睛的怪物吗?那一年我们的庄稼全部干死了!多少村民在那一年饿死?谁知道这个异类还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我告诉过你了……那年的天气极度干旱……播种前我就告诉过你吧?但是你没听。”

“吵死了!那个小怪物现在到了我们都没去过的地方……想必他不会再回来了吧?算了,我们走!”

男孩儿看见他们的背影安心地瘫倒在地上。他太累了,一路上躲避人的追捕,脚累的要抽筋,脑袋也因为没有进食昏昏沉沉的。他出声的说道,我大概就这样死去了吧。

“啊,欢迎回来。”

“……?”

“没什么,就是……欢迎回来。”

 

濑名泉看见村庄陷入了火海。

他确实是很讨厌那些人没错,但是那些也是人命吧,曾经也对自己好过,那就去帮个忙作为感谢之后远走高飞和他们老死不相往来就好了。虽然……虽然他很努力的在保护游木真,但是这一次他的双手都被打断了。

濑名泉到了村子外面,疏散人员逃走,有一些极其智障的家伙甚至还在这个时候对他高举了火把,“嫌火还不够多么?”他夺过了火把,这一幕正好被赶过来的游木真看见了。

这回他甚至没有见到游木真,游木真已经被其他的村民推入火海里了。

濑名泉不是普通的蛇,他知道自己是有着恶魔一样的力量的,可以操控生死。……再一次。

 

 

“我都要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濑名泉叹了口气,“但是这是最后一次了……我没有能力再让一切恢复原状又等你过来找我了。我有一次走了很远很远,结果你还是追上我了,那些事情还是没办法避免,上帝一定是在我和游君的手指之间连接了红线……♪”

 

“谢谢……谢谢我可以遇到你。”

 

“再见了。”

 

 

游木真醒来的时候,他趴在试衣间的椅子上睡着了,眼角好像还有泪水滑落了。他在恍惚中才想起来要换一身衣服去接着拍摄。

 

“喂~里面是什么人啊?居然占着试衣间这么久,赶快出来!”什么人在外面拍打着门。

 

这个声音……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听过,明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但是好像很久以前就和声音的主人认识了。

 

“啊啦,泉你温柔点啦,里面是新来的孩子,对小孩子要温柔点啦♪”

 

游木真拉开了门,他看见一个头发卷卷的、有着海蓝色眼眸的人站在门口。他的态度一下就改变了,半蹲着笑起来。

 

“啊,游君,又见面了♪”

 

Fin.

到最后也没有凑到6000字,还差个一百(...)

但是没关系,我想着我写个题外话可以凑凑啊!!写这个的时候,把自己设想的情节写出来,推翻,写出来,推翻,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最后变成了这样奇奇怪怪的东西,根本不是童话吧!!太久没有试过童话风,都退步了……全程没有特别撒糖的地方……要是撒了也是不甜了的糖……要说为什么的话一定是因为日服那边新活动的原因吧!!看了剧情翻译以来我就内心复杂...于是这篇糖不算糖刀不算刀的东西就出来了……和我的内心一样复杂啊(。最后,这和蛇泉有很大的关系吗……?


评论(6)
热度(60)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