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真】变个戏法给你看☆

怪盗泉x侦探真

来自点蚊! @Romerica_ 

有点点受到快新这一对的影响啊_(:з)∠)_

濑名泉,整个世界都在通缉的大盗。

此人以一袭白西装为特点,常在晚上作案,专门对各大博物馆里的名画宝石下手,不管出动多少警察,多少物资,都无法捉拿归案。

甚至有FBI特工出马,他也可以侥幸逃脱。

他似乎是一个戏法高手,根据我们一些警员的证实:“我怀疑他是鬼!我明明看到他往左边跑过去了,结果通讯器里告诉我他在楼下。”“我不确定他到底是什么长相!报告里说他是银色长发,可是我看到了红色短发啊?还有一次,他变成了橘色长发!除此之外他还单片眼睛,反光的原因看不清脸,高礼帽的帽檐压的也很低,他不会挡住视线么?”

为了不给你增添压力就不写其他人的了。

他的偷窃方式有些特别,总是会在盗窃的前两天或者前一天用书信或者电子邮件给我们警方下战书,结果嘛……唉。他确实很厉害。

这人的性格还很糟糕,我们也雇佣过一些名侦探,但都无一例外的失败了,这个大盗总有办法把他们引到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用极其毒舌的言语讽刺他们。

……有的名侦探在那之后过了一个月才恢复过来。

因此他也就有了一个国际刑警侦探们都知晓的称呼:刁难怪盗。

这次他通过电子邮件给我们下了战书,听说你们Trickstar侦探团很厉害,所以特地给你们发邮件,希望你们可以祝我们警方一臂之力,有意向的话请回复你们的电话联系方式,我会亲自打给你们,详细的内容我们之后慢慢谈。

                                                           鬼龙红郎

冰鹰北斗仔细把这封来自警方的邮件读了一遍,低头开始考虑起这份工作。

他对于鬼龙红郎写到的“你们Trickstar很强大”表示深感质疑,或许侦探界真的没人了吧,要不就是他脑子进水了才会想到Trickstar,毕竟他们Trickstar真的太弱小了,所有的好案子都被那些名侦探包办了,Trickstar就算再有实力也轮不上去,只能破个小小的入室盗窃案之类的,连凶杀案都没接过几个。

但这也许是一个展现身手的好机会,冰鹰北斗考虑着,他决定要和自己的探员商量一下了。接着他敲了敲前面的桌子。

“明星,游木,别打牌了,衣更你也不管管他们。都过来,我们有案子了。”

“诶诶~有新案子了吗?真期待啊~不会又是入室盗窃吧?”明星昴流扔下手中的UNO往冰鹰北斗那边跑过去,撞到了桌角,发出略微刺耳的声音。

“别靠我这么近……热死了。”冰鹰北斗往电脑旁边挪了挪。

“好啦,别管他,这次是什么样的案子?”游木真笑笑说。

“你们自己看邮件吧……我还没考虑好到底要不要接下来……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以我们的水平真的能行吗……这么想着,你们有什么意见吗?”

其他三人围着电脑屏幕成了一个圈,都花了五分钟阅读完了整个邮件。没有人马上给出反应,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异口同声:“这不是一般的难吧?!”

“确实不是一般的难……”冰鹰北斗揉了揉太阳穴,“要是一般的案子我就接下来了,这个真的需要再三考虑一下。不过接下来也许也没有什么坏处,说不定还可以打打名声,这样以后说不定会有更多人来找我们,就算只是入室盗窃案。”

“这么一说好像也是啊……”衣更真绪点点头,“那就做吧?”

“好诶~那就做吧☆”

“等,等一下,明明听上去很难决定的样子,为什么你们这么快就都答应啦?没办法,我也只好上了吧……”

冰鹰北斗点点头,迅速回了警方的消息。

“那么很感谢各位的到来,我就开门见山了。”

鬼龙红郎拿起桌子上准备好的资料,递给了冰鹰北斗。

“关于那个刁难怪盗的所有资料都在这里了,各位可以带回去慢慢看。今天更重要的事情是关于他昨天给我们警方的预告函。请看。”

鬼龙红郎接着拿起桌上的一张照片,摆正给对面的四个人看。那是某个地方的风景照,上面的背景已经天黑了,拍摄人大约站在照片上水果店对面的街道往正前方拍下来的,一张很普通的照片,右下角有一个国际象棋的骑士图案。

“那是刁难怪盗每次给我们下战书时会用的标志性图案。”鬼龙红郎点了点那个骑士图案说道,“有的时候他给我们下战书是直接写清楚地址时间要偷的物品的,但有时候他也会给我们出个谜题让我们解出来。就像这次,就只有一张照片……有点难以解答。所以请各位一定要帮忙。”

冰鹰北斗拿起照片端详了会,向鬼龙红郎确认道:“确定是他每次的信息只有时间地点物品吗?”

“是的。”

“明白。”冰鹰北斗垂了头,过了不到一分钟又开口了,“想必警方已经知道,这家水果店对面的那条街有个拍卖行吧。”

鬼龙红郎点点头,“是的。”

“他要偷的东西我想应该是那个拍卖行在这个星期六要拍卖的那个名画《星》吧,因为,这张照片的水果店乍一看很清晰,但是仔细一看它后面的星星要更加清晰闪亮,说明焦距更多的是在星星上,会这么拍估计是要误导警方认为他要偷的画是比《星》要早一天拍卖的《葡萄》……至于时间,就是那幅画要拍卖时的时候吧。他这个人的自尊心很强,肯定不会提前偷,一定是在它拍卖的时候偷走的,那样会更彰显作为一个怪盗的作风。我还可以推测,如果警方提前保护起来,甚至要求拍卖行取消拍卖日,他肯定不会去了。以前应该也有这种情况吧?”

鬼龙红郎十分震惊,不可思议地摇摇头,“是的,完全正确。果然选择你们Trickstar是个正确的决定。”

“不用客气,我们Trickstar很想借助这个机会拿出我们的水平。不过实在不好说可以百分百抓到他,只是胜率会大一些。”

“诶~小北为什么每次都要说一些丧气话呢?明明我们Trickstar是最棒的!管他什么刁难怪盗还是什么怪盗肯定都能抓到手~☆话说话说,你打算付我们多少钱呢?”

冰鹰北斗捂住了明星昴流的嘴,“抱歉,这家伙话说有点不经过脑子。”

鬼龙红郎笑笑:“只要帮助我们警方抓住刁难怪盗,价钱你提。就算没抓到也有五万元报酬。当作帮我们警方解开这张照片的报酬。你看怎么样?明星探员?”

明星昴流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他拿开冰鹰北斗的手,猛点头:“可以~当然可以!”

     

     

案子很顺利的接下来了。在和刁难怪盗正式交锋之前,打探对方更多情报和动向,就是游木真的工作了。他在Trickstar里作为特别重要的情报来源,这也是他最擅长的事情。游木真有一个自己的情报网,他可以通过多方面且全面准确的打听情报,在侦探中间,这方面他算个佼佼者。

有些昏暗的酒吧让他有些心神不宁,空气中漂浮的烟草味让他捂着鼻子咳嗽了几声。游木真一路躲避着跳热舞的姑娘们,在人群中他终于顺利到达了吧台。这时候他才摘下墨镜,为了让酒保能听见自己的声音,游木真提高了嗓门:“羽风前辈!”

被叫做“羽风前辈”的酒保从一堆姑娘中间抬起头来,望向游木真那里,他不爽地皱了皱眉头:“什么事啊?”

“情报啦情报,麻烦前辈了!”游木真扯着嗓子,前面的舞台声音调的更大了。

羽风薰撇了撇嘴,对他眼前的几个姑娘抛了一个媚眼,走到游木真前面:“又是什么事啊?先说好你要帮忙介绍业务喔♪”

“啊啊,是这样的……刁难怪盗……的一些警方手里没有的情报。只要这些就好,我会大肆宣扬前辈这里的情报业务有多么多么好的。”

“刁难怪盗?哦,濑名泉啊,那家伙的话现在就在这里哦。不过他在这里的名字用的都是濑名遥。长什么样你可以自己去看看,不过每次来脸都不同就对了,甚至还有过女装。为了掩饰身份做到这地步上也不容易啊~这么恶心的事情都干出来了。反正他人都在这里,要不你自己去会会他?喏,那边那个就是。”羽风薰指了指游木真左后方一个坐在角落的人。

那人身着黑西装,外貌最明显的是他那银色的卷发,像海带似的。他带了一副墨镜,距离隔的又远,游木真看不太清他的脸。似乎是在喝果汁吧,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他决定按照羽风薰说的去会一会那个刁难怪盗了。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游木真拿了一杯苏打水现在濑名泉旁边。

濑名泉微微抬了头,又平视前方了。

默认了吗……游木真松了一口气,他有些不自然的在濑名泉的附近坐下,准备好了放在口袋里的录音笔,他原先还担心在酒吧里会太嘈杂,不过现在看来没有担心的必要,这个刁难怪盗很会选地方,里舞台最远,也没什么人。

濑名泉摘下了自己的墨镜,他露出了幽蓝色的瞳孔,直溜溜地盯着游木真。游木真被打量的有些尴尬,他靠着喝水的动作来掩饰,濑名泉突然发出了嗤笑。

“哼,乳臭未干的小侦探啊,看样子是一点和别人套话的经验都没有,以为只要坐在这里我就会很愉快的和你聊起来了?我劝劝你,还是赶紧回家睡觉吧,想抓住我是不可能的。即使你的队长解出了那张照片的信息又怎样?你们连入室盗窃案都有不能结案的,何况我这样的如同艺术品一般的盗窃案?赶紧走吧赶紧走吧,如果不妨碍我的话,你还可以算个乖孩子♪”

游木真口里的苏打水差点喷出来。

“不好意思……我见过你吗?你怎么认定我是侦探呢……?还加个‘小’,其实我们的年龄相差并不大吧?以及我觉得你选的位置很好,所以才坐过来的,我没有其他的目的哟?”游木真决定强行编谎。

“还想装?”濑名泉皱了皱眉,“我都看到你走进来时躲躲闪闪,十分不适应这里的环境,但是却能和那个正在泡妞的酒保说上一会话,内容还牵扯到了我,想想看你肯定是哪个侦探。加上昨天警方在网上公开破解了我的小戏法,提到Trickstar,这种弱小的组合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你肯定就是里面的一员吧?”

游木真哑口无言。

“看你那反应,果然是被我说中了吧?你以为你在那边谈话我就听不到了,真~是太天真了。以及你裤子里的录音笔可以拿出来么?”

游木真乖乖的把口袋里的录音笔拿了出来。

“嗯~不过这个我要了也没用啊?算了,你还是自己留着算了。”

游木真这个时候也是体会到刁难怪盗为什么要叫刁难怪盗了。

“喂,你怎么不说话,吓傻了吗?”

游木真尴尬地笑笑,“既然我都被您识破了,我还能再说些什么呢?果然是马上回家睡觉吧。”

濑名泉(似乎)发出了一声愉悦的哼声,笑着点点头:“你很不错嘛,居然还没有哭出来或者气急败坏一拳头呼上来。有点意思,期待一下你们能摸到我一根寒毛。你手上的苏打水,我请了!”

真是个性格奇怪的人……游木真想着,估计我们要抓住他的机会很小了吧,甚至是不可能。本来还想壮大名声……要是表现不好的话说不定名声是倒着长的。

他们之间又无言了。

“喂,你小子,是濑名真吗?”

游木真听见一个粗糙的声音,他抬起头,四个壮汉挡在前面一下把他吓到了,不过他们嚷嚷着“濑名真”这个名字,对游木真到没什么兴趣。游木真歪着头从几个壮汉中间的细缝看过去,濑名泉一脸无聊的坐在那里摇晃着手里的果汁。最中间的那个壮汉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发出的响声让酒吧所有人都望了过来。

“啧……你们很吵知道吗?”濑名泉不悦地抬眼。

“就是你小子妨碍了我小弟在这里找女人吧?”中间那个大块头问他。

“哦……上次的那个猪猡找女人跨物种交配啊……这种事情我看不下去,违反了伦理,不该管吗?”濑名泉用了吸了一口果汁,见底。

“………什么?!?”左边的壮汉咬牙切齿地挤出几个音节,一拳头抬起来,准备要呼到濑名泉的脸上去。

“小子,上次被你套路了,这次我带上了我大哥还有几个兄弟,你跑不掉了!等着被我们打残废吧!”

游木真心里一紧,窜到濑名泉身前,打开了双臂,大喊了一声:“等一等!”

“嗯?哪里来的小鬼?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揍?”那人把拳头在游木真眼前挥了挥。

“我是濑名真的朋友,所以你要是想打他,我会和你没完的!”

背后的濑名泉稍稍瞪大了双眼。

“哈?您能把我怎么样?”

“像这样……”游木真抓住壮汉的手腕,拼命喊着,“啊……!你的力气好大……不行了,要被打到脸了……………啊!”游木真一头装在玻璃桌的菱角上,几个壮汉包括濑名真都一脸震惊,待到游木真抬起头来,他几乎满脸都是血。

“好疼啊……你的拳头……真厉害………我不会脑震荡吧……”游木真摇摇晃晃站起来,抓住濑名泉的手,“泉、泉,快带我去医院……哦,对了,110……”游木真摸索出来自己的手机,“喂………警察同志吗……?有点听不清啊……大概是信号不好……”游木真拉着濑名泉一跌一撞地往酒吧门口走,后面四个壮汉,用着不能再更大的眼睛目送他们走到了门口。接着,游木真擦了擦眼睛,大吼一声:“跑!”

四个壮汉仿佛是被打醒咯一般,等他们到了酒店门口时,人群里已经看不见他们了。

“呼……呼,跑到这里就好了吧?”游木真回头看一眼,没有壮汉追上来。

濑名真松开了游木真的手,干咳了一声,问:“你没事吧?”

“我?我吗?”游木真摸了摸额头上的红色液体,“这是兑了水的番茄酱哦。在那样昏暗的环境下肯定是看不出来的吧?”

“……”濑名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粘上番茄汁的手,蹙眉。

“明明作为一个怪盗居然会帮助他人么……大吃一惊啊。”

“不要把我想成那种穷凶极恶的人好吗?告诉你吧,我从来不会杀人放火达到目的,是不是看多了电视剧?”

“我错了我错了……”游木真举手表示投降。

“那么然后,你为什么要帮我?”

“帮你不是必须的吗?”游木真反问他,“遇到人有困难必须要帮,即使是对手。而且,万一一真的被他们打的住院,到时候就不会去偷名画了吧。就没办法抓到你了。仅此而已哦!”

濑名泉眨了眨眼。

“不是所有的侦探都要害你的啦!”游木真冲他耳边喊了一声,“就这样吧,我要回去了,期待和你的正面对决☆”

濑名泉呆滞地目送着游木真往前走去,随后拍了拍自己的脸。

他快步追了上去,“你叫什么名字?”

“游木真哦!”

  

  

  

Trickstar和刁难怪盗的那一战着实叫人难忘,四个少年斗智斗勇,濑名泉第一次什么也没带走。

这一次的名画保卫战可谓是在整个侦探界炸开了锅,和刁难怪盗交过手的名侦探都不得不对Trickstar竖起拇指,更有人把Trickstar叫做“侦探界升起的新星”。

Trickstar也因此变得如火如荼,每天各种来寻求帮助的人们络绎不绝,一反以前的样子,甚至他们工作的空间还有人免费扩建了。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是当Trickstar的其他人和游木真提起这事的时候,他的表情变得十分不自然,完全没有流露出自豪的样子,倒不如说有些畏惧。

原因也就只有他才知道了。

        

   

  

“花……?!”游木真在原地愣了五秒,把怀里的花瓣往地上一撒,“刁难怪盗,你做什么……?!”

濑名泉无辜地撇了撇嘴,“变个戏法给你看,怎么样,喜欢樱花吗?当做是上次你帮我的谢礼吧♪”

“喂喂……现在不是交战吗……?这是要闹哪样……?而且你把我引到这里来就是为了答谢吗?!从正式开始拍卖的时候你似乎就没有要对那副画下手,虽然它不见了,估计是你藏到哪个角落等着我们发现吧?真是的……到底想干什么啊……?”

濑名泉完全无视了游木真的问题,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一捧花,扔到游木真手上。“快,仔细看看吧♪”

游木真没好气的低头一看,马上他就吃了一惊,“snack……?!这个!我最喜欢吃的零食!不过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啊……怎么会?!”游木真猛地抬头盯着濑名泉,“……!?!”

“这个戏法总能让你满意吧♪”濑名泉笑眯眯地应对着游木真的目光,“不用谢唷♪”

“………到底是什么情况啊?我要来抓你了哦?”游木真无奈极了。

“你不会的!”濑名泉往后退了一步,又一步,接着马上转头就跑了,白色的斗篷发出了呼呼的声音。“顺便,那副画的话,在你脚边哦♪”

游木真移了移脚边,嗯,确实,他踢到了画框。

    

     

End.

      

    

☆01.

“游君~♪”

“哦,又是你,这次来干什么?”

游木真对于濑名泉天天晚上爬自己房间的窗户都习以为常了,从一开始的目瞪口呆到现在的平淡如水,甚至濑名泉要是有一天没有来他都要开始怀疑对方吧安危了。

“游君变得红火之后工作量不都是增加了嘛,哥哥不忍心看到你熬夜到那么晚,所以过来帮你处理一些案子♪”濑名泉翻进了游木真的房间,在他的床上躺着。

游木真瞥了一眼濑名泉,他的模样和第一次见到他是一样,银发蓝瞳,除了第一次对决,此后每当游木真看见他时都是这个样子,估计这就是濑名泉真正的样子吧。居然把自己的样子暴露给一个侦探什么的,真不是一般的大胆啊。不怕我去告发么?游木真摇摇头,算了,为什么要把一个帮手从自己身边拿开呢。

“今天也没什么案子,就是有些人给我发邮件,打算一个个回一下。”

“诶~?游君还真是好人啊,一般那些粉丝发来的邮件我都不会理的哦?”

“您真厉害,被通缉还敢公开自己的邮箱……要是不小心被抓了我帮不到忙的哦。”

“我的事游君就不用操心了,赶快读一下邮件的内容吧?我对那些超感兴趣的呢♪”

“好好好………我看看,第一封,‘游木君你好!我叫扶九夏,感谢你阅读我的信,主要是想对你表白!办案也太可爱了XDDDDD’。啊、啊呀,有点害羞……”

“嗯?这个叫扶九夏的是谁?要是被我找到她就死定了。这封邮件不要回了,读下一个吧?”濑名泉不爽地皱眉。

“………………接下来的邮件好像差不多都是表白的了。”

“那就都不要回,通通删掉!”

“………凭什么啊?!”

   

    

    

♞♞02.  

   

“司酱,有看到泉去哪了吗?”鸣上岚拍了拍正对着电脑屏幕浏览文物的朱樱司。

“濑名前辈说他要去约会……好像是和那个Trickstar的游木真吧?”

“哎呀哎呀,他可真是大胆啊,会想和一个侦探谈恋爱,人家真是佩服啊~不过Trickstar的那孩子也没有要出卖泉的样子,这样也不错吧?人家之前和一个警官谈恋爱,那叫一个惊险刺激,再也不想有那样的体验啦!”

“我回来了——”

“啊啦,泉,欢迎回来~玩的开心吧?接下来要准备好晚上的计划了哟?”

“那种东西临时取消算了啦!我已经累的够呛了,把游君背回家的……已经要累的瘫痪了啊?”

“泉对那个小侦探还真是温柔呢,不过晚上的计划不能说取消就取消哦?”

“那样的话叫睡间那个睡眠怪盗去顶一下吧~?反正他不是晚上挺精神么?作为交换我可以帮他顶一次……”

“哎呀,泉,要睡着了么,没办法呢,只好拜托一下凛月酱了吧?”

“不行……我今天晚上要去见哥哥。”

“大家都有安排么,那真没办法啊,那就只好人家这个愚弄怪盗出马了呢~♪”

“啊!如果鸣上前辈要replace濑名前辈的话,还是我去吧!”

“嗯?为什么呢?人家去不挺好的嘛,小司司就在这里决定下一次要偷的东西吧?”

“啊……恕我直言,鸣上前辈的technology……果然还是我去吧!”

“诶~?人家上次被抓到是意外啦,意外!”

Fin.

原本还在苦恼该怎么写怪盗设定,但是发现脑洞打开之后简直不能再顺手!

总觉得这个以后还要多挖一点东西出来,稍微记一下设定!

学生会+红月→公安机关

UNDEAD&2wink→情报组织

Trickstar&Ra*bits&流星队→侦探

Knights→怪盗

真好玩吼…!

评论(16)
热度(135)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