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抛下所有走江湖,快快乐乐修正果。

1     2     3

 

4

东方纤云一直把这当成个故事。


现穿古,还是个修真世界,世上哪有神仙啊。他也无法回去,只好随着这世界线走。在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后更是失去了对生活的热情——能安逸度过一生寿终正寝再穿回去就算命大了。在这种情况下人没法不懒懒散散,只为活着。


这种情况即使是身边多了俩小孩也没改善。他只把这两个幼童看做故事里的主要人物,抱着大腿的心态去把他们带大。足足十年光阴,就连印飞星推他下坠魔崖,他也只是想,完了这走了个Boss线。也是,一个故事里的人物而已,多什么别的情感吗?什么亏我养你这么大你却这样对我……什么的实在滑稽。


后来卜算天告诉他,你是主角。东方纤云信了她。到后边他又开始怀疑起来,这世界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吧?有主角天天被追着揍还死过一回的么?有配角不听主角嘴炮的么?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故事,也无法再把这里当成一个故事了。


这里的人各有牵绊,但他始终是孤身一人的。


东方纤云从其他人不知道的世界来,没有人能理解他的话,没有人理解他的行动。


即使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天命也会让他苟延残喘。


“——师兄……”


“——大师兄?”


“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一个回神,印飞星的拳头已经落在了他的腰上。那拳力也不大,他也只是小小地嗷了一声。东方纤云揉了揉腰间,侧目望印飞星,道:“怎么了怎么了?”


“都说了你赶紧翻译一下这家伙在说什么啊!一直说一些听不懂的东西,是大师兄你老乡吧?”


印飞星叉着腰,瞪圆了眼。


东方纤云瞧那男子,四目空洞,嘴里喃呢着他最熟悉的词。唉,甚么穿越、主角、炮灰、NPC,这八成是另一个世界的主角吧。这样子他见得多了,自己当初就是这样。但眼前人似乎更悲观些,有点绝望到要做傻事的地步。东方纤云叹一声,蹲下来,问他:“日照香炉生紫烟?”


那人回过神来,“李白路过烤鸭店……?”


东方纤云点点头:“口水直下三千尺?”


“一掏兜里没有钱!”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共鸣这东西可真妙,刚才还一蹶不振的,这下换了个人似的生龙活虎。男子一把握住了东方纤云的手,颤声道:“莫非……!莫非你是……!!”


东方纤云“嘘”了一声道:“天机不可泄露。”


印飞星盯着那陌生人的手发出了咋舌声。


“主角!”


东方纤云直接喷了,那人满脸都是他的口水。他抽出手晃了晃眼前人的肩膀,“醒醒啊!你才是主角!”


男子不明所以挠了挠头。


“你要正视这个世界,了解这个世界,走进这个世界。真心待每个人,他们不止是角色,他们是这个世界活生生的人。顺应本心,勿要自暴自弃。”东方纤云正色道,起了身。后者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好了,八戒我们走吧——”


“这就行了?”印飞星有些担心地回头望了望。


“行了,行了。”


印飞星欲言又止。东方纤云刚才那段话他没听懂几个字儿,又似乎听懂了几个字儿。他家大师兄虽说脑子里有坑,关键时刻却从没掉过链子。他当时碰见这奇怪人可是神游了足有沏一碗茶时辰才醒过来,他鲜少这样。


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印飞星问他:“师兄,你有什么事么?”


东方纤云一脸迷惑地“啊”了一声。印飞星见状,伸手扯了一把他耳边垂下的长发。东方纤云吃痛,身子也跟着躬了下去。他颤声道:“呀呀呀呀好师弟住手啊!”


印飞星松了松他发丝,“你说不说?”


东方纤云沉默半晌,才小心翼翼道:“师弟是要让我说什么呀?”


印飞星厉声道:“你刚刚说的那段话我很在意。”


“真的要说吗?”


“真的要说。”


“好,好,好师弟,你先放开我可怜的秀发……”


印飞星把手一松,东方纤云连忙揉揉头皮,这家伙用力当真大,皮都要扯下来一块。他定了神,开始组织自己的语言。忆往昔,仍是历历在目。初到逍遥门时,离开逍遥门时,再入逍遥门时。啊呀,要说这人的心态变化还真是快,东方纤云想来还不经弯了嘴角。谁说没人在意自己死活呢,这印飞星不就是最在意的那个吗。


是生是死,有个人挂念,那感觉还挺好的。这云游四海,也算是补过之前没能好好待他的过了。


他们本走着,东方纤云忽的定住,对印飞星道:“那段话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以前把你一把屎一把尿地喂大真的太过分了…。还唤你八戒,你明明是个活生生的人……根本不是猪……是我没有好好正视你……”他开始掩面做哭泣状。


印飞星快被他这一出喷出水来。就差来个水行剑义在他身上刺几个孔。他忍住肝火,咬牙道:“呵呵,原来你最近不喊八戒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东方纤云惊叹他强大的定力,鼓掌道:“天呐,师弟你竟然脾气变得这么好。”


“嗯?”印飞星瞪他。


东方纤云不自觉退开几步,又伸长了手臂,推他。“我们快些走,快些走……”


这东方纤云不愿说,印飞星也无法。他任了那人的动作,挪动脚步往前去。东方纤云长吁一口气,又和他并肩了。这前路虽是漫漫,但伴有青叶花红,山谷清风。


印飞星看上去有些低落,他始终垂着眼睑,那嘴儿翘起老高。


“好师弟,”东方纤云搂他肩,“你抬头,看一看。”


印飞星没好气瞥了一眼脚下路。


“此刻——”东方纤云快走几步,到他面前,露出明媚一笑,“瞧见没?美不胜收的景色在你眼中啦!”


是了,清风徐来,柳絮纷飞。来往人们嬉笑,快活,那小孩儿聚在一起吃糖葫芦,几个姑娘摇着扇子在家门前嬉笑聊天。柳絮飘到他发梢,像顶了朵云,背后是碧蓝天际,又染着青山的绿。他就那样笑着,好似画中仙。黄土坡路,扬起细小尘沙,也脏不了他衣襟,那人如古玉一般。对……美不胜收的景色倒映在印飞星眼中。


“呼,知道了。大师兄脑子如此有坑想必早已自己答了心中疑问。”


东方纤云把手背过身,就这样倒着走。“那当然了,我要是有事肯定不会憋着,除了你还有谁能听我啰嗦。”


“好,好。我愿意一直听大师兄啰嗦——”


印飞星的声音戛然而止,什么?一直?他再加一句,“呸呸呸,你听错了。是在外的这段时间。”


“我知道啦——”东方纤云抬臂摸了摸他二师弟的发顶。


印飞星吐了吐舌。

评论(7)
热度(92)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