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影/还是无题

“我赢了你亲我一下,你赢了我亲你一下行不行?”


“不行,滚!”


逍遥渡影扭头就丢了一个石子,正好砸在忍流光的脑门上。


“好疼……!大师兄你丢石子的力气完全不会不够力嘛!”


逍遥渡影瞥了他一眼,见他双手捂着额头眼里含着泪花,竟有些担心起来。逍遥渡影低头瞅了瞅自己刚刚丢出石子的手,沾了些许灰尘。看忍流光的样子,他甚至开始觉得自己有做体修的天赋。


“喂,把手拿开我看看。”


忍流光快速把手拿开站直了,微微倾了倾自己的头。


“……”逍遥渡影有些失望,忍流光的额头好好地,只是红肿了些,没有他想像的头破血流。他索性一记手刀剁了两下忍流光的头教训一下。


然而忍流光把这当做切磋的信号了。


忍流光突然把逍遥渡影按在了地上,这场较量就这样结束了。


逍遥渡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忍流光压制住了,体修的力气很大,他挣脱不开,忍流光逆着光笑眯眯的,在他看来就像不怀好意的强盗一样。


“喂!你在干什么!”钳住逍遥渡影手腕的手力气丝毫未减,他咬了咬牙,提高了嗓音吼忍流光。


“啊?大师兄刚才不是在和我切磋吗?现在大师兄没法还手,我赢啦。”


逍遥渡影快速过了一遍前几秒发生的事情,看来这狡猾的狐狸把自己略带攻击性的动作当成讯号了。眼下他还没考虑好如何脱身,逍遥渡影干脆的放松了下来。忍流光见状表情诧异了少许,手上的力气却是分毫未减。


“…………我认输了。喂你倒是轻点啊,很疼的啊?”逍遥渡影摆出一副冷脸盯着他。


“啊?”自家大师兄如此坦率的认输让忍流光很是奇怪,他顺着逍遥渡影的意,手上的力气少了几分,“大师兄今天怎么了,吃多仙果了?”


“……哼哼。”逍遥渡影意识到压制住自己的人已经开始松懈,他一蹬忍流光的腹部把他踹开,自己翻墙去了。


忍流光被他这下整懵了,大师兄还会声东击西了?明明一直都是耿直的出招,啊,勾引那次不算。他揉了揉自己柔软的小腹,剑修也不是没有气力,只是相对起体修来说要小些,这一下挨着人脆弱的地方可不是能吃得消的啊。罢了,忍流光得意地笑了,反正大师兄已经承认自己输了,那一下亲亲日后讨回来便是。


逍遥渡影的反射弧太长,显然他没有记得忍流光先前说过什么话。所以当他再次遇见忍流光时,只想起了自己摆了他一道的优越感,甚至练剑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


忍流光就静静等着自家大师兄主动兑现承诺。


一个上午过去了,逍遥渡影结束了他的修炼。他正准备回去吃午饭了,忍流光便一同和他去了。直到下午,他也依旧跟着逍遥渡影,但也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逍遥渡影着实没有多在意,凭空多一个跟班也没什么不妥,也不叽叽喳喳的烦人。


“大师兄。”


这念头怎么就突然断了呢。


“干嘛?”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呀?”


逍遥渡影被他这么一说倒真开始回想自己是否漏了什么没做的。早上起来打理仙果,晨练,午饭过后的午睡,到现在确实样样没缺。


忍流光见他一时不出声,替他答了这个问题。


“你还没有亲我一下!”


“噗——”逍遥渡影差点儿给吓死,自己的行程里什么时候有的这一项?他当机立断说了句“不可能”。


“大师兄——不记得了吗?昨天啊,我和大师兄切磋,你自己说的认输了。我说过‘我赢了你亲我一下,你赢了我亲你一下’,所以我可是等到现在呢。”当然他跳过了逍遥渡影拒绝这个条件的那个部分。


逍遥渡影面如死灰,他想起这茬了,脚不自觉的往后退。


忍流光马上抓住了他的手。


糟!逍遥渡影试图把手抽出来,失败了。这下他知道自己跑不了了,只好敌不动我不动就这么死磕到底。


相视无言。


半晌忍流光另一只手搭上了逍遥渡影的肩。


逍遥渡影斜眼看了一眼他搭上自己肩上的手。


也就在刚好这一时刻,忍流光凑了过去轻啄了一下逍遥渡影的上唇。


也在这之后退了有十米多远。


“大师兄还真是磨叽啊。没办法啦,让你占一回便宜吧。”对方现在看上去像个狐狸一样。


逍遥渡影脑回路“啪”的一声断掉了,他花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去修复它,最后毅然举起了剑。


“忍——流——光!”


但是亲亲还是要到了嘛,对于忍流光来说,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
热度(23)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