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人间我来过

>>>原著同步,题目来自 @人间我来过 的名字。x



东方纤云一睁眼,发现自己足踏祥云,顶聚三花,飞升了。


那南天门外接引新飞升的散仙的天兵问他:“在凡间时姓甚名谁?” 


尽管东方纤云还没弄懂状况,他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大名:“东方纤云。”


那天兵用毛笔在手上的册子一划,对他点了点头,侧身让开,“我领你去见玉帝。”


东方纤云忽的觉得双腿一软。


“等等……我是怎么飞升的啊?”


“我咋知道?”那天兵态度不是很好,“你待会自己去问玉帝呗。”接着他呢喃了句,东方纤云没听清。——最近怎么有新飞升上来的散仙了,真麻烦。


东方纤云瞧他那态度,不敢讲话了。跟在这天兵身后四处打量,嚯,还真像当年那齐天大圣上来时,云雾缭绕,仙气逼人。这步伐好似轻了许多,走路带飘。东方纤云显先摔倒,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足下毫无实物,是轻飘飘的云呀。


嗯,这种把自己踩在了脚下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昨夜他入眠,梦见自己尝了个蟠桃,那桃真是鲜嫩多汁,入口即化,不涩不酸,人间难得几回闻的味道了。他差点就觉得自己没在做梦,还吃了个货真价实的蟠桃了。尔后东方纤云飘飘欲仙,再抬头,就是这南天门了。现在他真站在了玉皇大帝面前,或许……或许还是在做梦。哪有玉帝穿着黑T恤,还染了个蓝头发,头上插了个刀片的?那玉帝老儿的威压感倒是下来了,东方纤云出了一身冷汗。


“东方纤云?”玉帝问他。


“是……是,在下东方纤云。”东方纤云颤着声回答他。


“逍遥门出来的啊,不如就赐你个封号逍遥元君好了。宫室也会有的,等会有人领你过去。”


“等、等等……!再怎么说我头上还有逍遥老祖,何况门主还在冲击化神期,怎么着这逍遥元君都落不到我头上吧……!”


“你说什么呢,你现在都是天庭的散仙了,自然是在他们头上才对。”


东方纤云掐了一把自己的脸,有知觉,说明没在梦里。


“那……为什么是我?我的修为也只是筑基以上,离化神期还远得很,论人间最有希望飞升的修士,不是门主么……?何况更有资质的还有三路……啊,对了,我还拜了魔修为师。”


“哎呀,算你走运。昨天我吃蟠桃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一个年份最长的下去,被你吃了,当天晚上你就飞升了。加上你心里无所挂念,不问世事,心境也早就达到一个仙了。至于你说的其他人,将来会怎么样要问问命格那老头。魔修么,”那玉帝一摆手,“这有什么,学什么都是学,跟师父是谁没关系。何况你那师父很不错啊。”那玉帝再挥手,“好了没事了,逍遥元君,你随便逛逛吧。”


东方纤云,现役天庭逍遥元君,散仙一个,开始在这云端生活了。


这天庭实在是无聊。天终日是亮的,要想见个月,还得往那广寒宫去。偏偏那广寒宫的嫦娥仙子生得倾国倾城,他东方纤云一个男仙总跑过去会被人误会。这一传十十传百,说不定最后和那天蓬元帅落得一个下场。好再,那蟠桃有,美酒有,琵琶有,宫室大而气派,生活比人间不知道滋润多少。按理来说,他就算回不去现世,做了散仙也算是走了祖宗十八代的大运了,多少修士磕破头都上不来啊。


他东方纤云却总爱往命格那跑,借他的现世镜,看自己呆过的逍遥门如何了。果然他一走……门里乱套了,整个门派上上下下都在寻他,连玄铭宗都惊动了。不用想,这八成是龚常胜动员的。这穿越一回,活了二十来年,本以为性命无人牵挂,命运全靠天道,如今也算是值了吧。东方纤云总是在笑他们,乱找。印飞星居然连西域都想得出来,都快跑到国外去了。师叔也是,总去他房间,估计是觉得东方纤云这小子肯定躲起来偷懒了。龚常胜只是郁郁寡欢,印飞星看他那样就会揪他起来帮忙。易相逢喜欢翻那草丛树叶,这孩子可能当成捉迷藏了。一整天下来,一周下来,他们却是毫无进展。东方纤云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易相逢都疲于玩乐了,她开始含着泪去掀开每一堆矮灌木。


东方纤云笑不出来了。


这对双方来说都太残忍。


天上一日,等于人间一年。他坐在那里看现世镜,人间过了一星期,他的时间才过了几分钟而已。


又一个星期,他们总算停下寻找了。目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逍遥星河和易相逢。


……印飞星却从没放弃。就像那时,东方纤云被东方芜穹杀了一回,他也坚信东方纤云没死,要去寻。


东方纤云拉大了他那脸,没什么表情。唉,真是个傻小子。


于是东方纤云忍不住了。


他跑去问玉帝:“我能下凡么?”


玉帝在逗他的大黑猫,看都没看他,“啊”了一声。


“……玉帝老儿,我想下凡——”


那玉帝总算是抬头看他:“你才刚上来,下去干嘛?最近也没什么事,不需要我们天庭出面啊。”


“我这么突然的飞升了,地上有挂念我的人,天天找。我觉得我影响他们生活了。”东方纤云如实回答。


玉帝托着下巴思索了一会,接着他道:“好,你下去吧,告诉他们你飞升了,不用找。从南天门去,等到了那里他们自然会放你下去。”


东方纤云作了一揖,连忙往那南天门去了。果不其然那天兵没拦他,东方纤云踩着云往下一跳,眨眼就落在了逍遥山上,是印飞星刚回来时等他的凉亭。这次刚巧,是印飞星在等他。


不过他的表情着实微妙,就像见了鬼一样。


……也是,毕竟到天庭上去了,衣服多得很。东方纤云褪下那身逍遥门的道服,换上了新衣裳,自当是仙姿尽现。


“……师弟,你听我解释……”东方纤云伸出一手想安慰他,“呃,那个啥,我飞升了。”


这话如同晴天霹雳,劈的印飞星差点倒在地上。


“你……你……你再说一遍?”


“两个星期前我吃了个天上掉下来的蟠桃,当天晚上就,飞升了……”东方纤云说完只觉得惭愧。


印飞星看他那样子,好像不是假的。仙风道骨,一看便知。他扯出一个苦笑,问东方纤云:“那您是……如何下凡的?”


这一问如同五雷轰顶,他们的距离一下隔了有十万八千里,有银河之宽,宇宙之广。东方纤云见他那笑,嘴角太勉强,还在颤抖。眼圈一层黑,东方纤云知道他那是整夜整夜在找自己。那赤眸,就要滴出水来了。


您。


您是如何下凡的?


东方纤云的口无力张了张:“我看见你们寻我寻了太久,向玉帝讨个旨意下来了……他让我告诉你们就马上回去。……其实东方纤云飞升了什么的,应该没人会信吧?世人只会觉得,他怕了,于是他逃了。”


“你就是在逃。”印飞星咬着牙吐出这句话。


“我……我没有,我一定会,一定会找到方法……”


接下来的事,东方纤云不太记得了。好像是印飞星打了他一拳,在脸上。怨他多嘴,怨他贪吃,怨他不负责任,怨他背信弃义。但东方纤云那身体已是仙体,印飞星的拳头一点痛感都没有。他从未像现在如此想挨揍。


再回天庭时,他把天条全部读熟了。


若是齐天大圣把蟠桃全吃完了,美酒喝尽,偷那太上老君的弹药,大闹天宫,被打入五指山;天蓬元帅调戏嫦娥仙子,被打下凡间成了猪八戒;卷帘大将打破琉璃盏,被贬出天界,那么打碎个什么贵重物品说不定就能被贬,于是东方纤云把魔爪伸向了玉帝的花瓶。


轻轻一推,花瓶落地。


来吧,快贬我下凡吧。东方纤云美滋滋地想。


玉帝瞧了一眼,道:“这花瓶总算是碎了。”


东方纤云不明所里。


“那西洋人品味真差!碎了好,碎了妙,我还忧愁怎么把这玩意处理掉。逍遥元君,干的不错。”


……这好像和说好的不一样吧?


东方纤云无法,郁闷去找命格借现世镜。印飞星把他飞升的消息告诉众人,他们沉默了一阵,还是信了。那天易相逢又哭又笑的,她说,徒儿飞升了,真好。


印飞星是连他东方纤云的名字都不想听见。


东方纤云又没什么好心情搞破坏了,还了现世镜,回他逍遥元君的宫室欣赏后院的风花雪月去了。这天上也有仙果,像路边杂草一样的存在。因为天庭灵力充沛,仙果摘一个结一个,又大又红。他也尝过,终究是没有印飞星用心照料的要美味,只是还不赖。


……唉,又想人间了。


小仙不才,贪恋人间烟火。


东方纤云狠了心,找了个仙女,抓住她手腕就不给走,说要亲亲。


仙女却问他:“亲哪里?”


东方纤云一愣,“那个啥……这不算骚扰么。你没有要把我告到玉帝那的冲动吗。”


仙女摇摇头:“没有啊。看你长的还挺俊的,是新飞升的逍遥元君对吧?”


“对……对,我是逍遥元君,其实叫我东方纤云就好。”他松了手,哭丧着嚎道:“你真的没有想把我告到玉帝那的冲动吗!现在是怎么回事,管的这么松!”


仙女白他一眼:“那不然呢,本来修士是不可能有道侣的。现在政策放宽啦,恋爱自由。”


“你说得对啊……我还奇怪修士怎么可以有道侣,原来是这样。”东方纤云面如死灰。


他不知道多少次去了命格那里,看现世镜。


印飞星他们已准备去找救逍遥星河的办法。印飞星看上去成熟了许多,表情都变坚毅了。东方纤云只觉心里一抽。他原本可以在大家的关爱和照顾下长大,专心修炼,不问世事。


怎么能让一个孩童心性的人承担那么多。


他夜间又在低声啜泣了……东方纤云从以前就知道。只是那会儿不敢安慰他,怕打,也不明白他是为何要哭泣。如今,他算是懂了,只想一头栽下去抱住他的二师弟,摸他的银发,劝慰他别哭。


别哭,大师兄在这里。


画面那头的印飞星睁了睁眼。


东方纤云虎躯一震,转头对着命格老头儿嚷嚷:“怎怎怎怎怎么他听得见我说话吗!”


命格儿慢悠悠回答他:“现世镜是可以传音啊。”


印飞星已经爬起来找剑了,出于本能,东方纤云一阵恶寒。


他忙对那镜子道:“八戒!八戒冷静!我现在在天庭的命格儿老头那呢别找啦!好好躺回去睡觉!”见印飞星送了手上剑,抱臂望空气,东方纤云喘了口气,再道:“师弟……你听着,好好睡,睡直了,别蜷着。那大概就是因为这个长不高的。”


“然后,别哭了。”


印飞星警惕的表情瞬间崩塌了,取而代之的是错愕和惊慌。


“……我会回来的,我一定会回来的。师妹还没醒来,师父还没安顿,我怎么敢走。”


“我会回来的!”


接着,东方纤云扔下现世镜,直往那玉帝老儿逗猫的地方去。他踢开房门怒吼一声:“玉帝老儿——!!!”


玉帝掏了掏耳朵,“干啥呢叫那么大声你吓着我的猫了。”


“我要下凡!我不做仙了!”


“啊?逍遥元君你不做仙了?”玉帝做了一个看上去很惊讶的表情,“怎么回事啊说来听听。”


“小仙不才,贪恋人间烟火。”东方纤云垂下脑袋。


“哦,也对。你这仙毕竟算是捡来的。总会怀念凡尘。”玉帝怀里掏出个牌子,给了东方纤云,“拿着这个,给南天门的守卫,他们看了就会把你打下去,回不来的。你说说,如此好的仙缘,干嘛要断呢?啊,我知道了,你是想下去帮他们吧。”


东方纤云诧异了。他接过那牌子的时候手都在抖。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他作了一揖,道:“谢过玉帝!这仙缘,若我真有,还是会再上来的。……至于帮忙,是的。”


“你知道天命不可违吗?”


“……我,一定会帮他。”东方纤云握紧了拳。


玉帝接着逗他的猫了,“去吧去吧。”


他的身影消失在云间后,玉帝踱步去了命格那里。那老头还在低头书写众生命运。


玉帝摸摸头上刀片,叹道:“命格儿老头啊,那帮人的天命不用写了,让他们自己演化去。”


于是东方纤云再一睁眼,是老熟人。


易相逢扑上去抱住他,只在哭,说的话太语无伦次,他没听懂,只是一个劲摸她后脑勺安慰。龚常胜也要抱过来了,被印飞星拉住。东方纤云带着歉意的笑,目光转向了印飞星,他张口,没发声。


我回来了。


你看,我说过我会回来的。


印飞星撇撇嘴,把目光移开了。他也动了动唇。


真是笨蛋。……


但,欢迎回来。


随后笑了。


东方纤云感慨,还是那个孩子般的笑啊。


真好。

评论(7)
热度(157)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