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鱼

我说,小姐你真是舞会的女王呀。我刚走进来,一见到你,立在那舞台舞厅中央,身边男女成双成对,你却昂首,骄傲放纵。我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画家,连颜料都快买不起了,也妄想与你共舞。我身上背着画板,胡子拉碴,刘海盖过双眼,身形宽胖,但绝对比斯特里克兰解风情。那个家伙是个天才,但他绝对不懂女人是最美丽的事物。现在——小姐,小姐,你原意与我共舞吗?我想揽着你的杨柳腰,牵你的芊芊细手,沉溺你那海蓝色的眼,在最后结束时吻你的玫瑰双唇。

 
评论
热度(6)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