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啊,我应该是遇见了个上仙。


那日上仙翩然而落,抖着双袖,弹着尘土。腰间配一长剑,剑柄挂着流苏,拿粗布麻绳包的严实,却像是个江湖剑客。眉目也是英气非凡,似要铲尽天下龌蹉事儿。他看我,出了声:哎,你,就你了。给我来点酒。随后笑了。说实在,笑的挺不好看的。有些破坏他那谦谦君子的样子。我应了他,折回去寻我那藏了许久的酒。再到他面前时,那上仙坐在酒楼里。


我道:您看怎么办吧,酒楼里哪能让你喝他家的酒。他却不以为然,揭了盖就开始痛饮。从怀里还摸出一个桃来。这怕是,那齐天大圣吃过的美味了。上仙瞧出我心思,递了个过来。我接了。这等好物,人间能得几回闻。那上仙见我不客气,笑意更浓。斟了酒递过来。


一杯饮尽。他开始大放阙词。你晓得我在天上的快活么?那马儿我都敢踢到玉帝老头的面前去。只是那月亮还是没有人间美,天上想赏个月吧,得到那广寒宫去,着实麻烦,不留神说不定就被踢下来成了猪。这天上虽是快活,条条规规倒很多。我挑眉,是吗?那为何还有诸多人要爬上去。他看我,乐了。你且不是当今的武林盟主么?你不就是离这天最近的么。细想来,这上仙说的是。照我看来,凡夫俗子和天上神仙,大概是一念之间的事。


如此这般彻悟,想来你是还留念这尘世?上仙打趣道。我拱手,今日一见上仙,如此不羁,想来这天庭也自有它的妙处。我望着那坛酒,微微笑道:今日我且请上仙一坛酒,他日我若是上来了,还请上仙邀我去殿里再续一杯。那上仙听完很是快活,告诉我他的名讳。


你记住了,我是那最逍遥自在的小仙。这酒我必定请你。你要赶紧上来。


我点头,道:好。


那上仙提着酒坛,望着明月。

 
评论
热度(8)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