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1     2     3     4

捡了个娃。一家三口(伪)。
更个新。


5

那小姑娘一直揪着印飞星的马尾,怎么都不撒手。惹得印飞星吃痛,又不好说什么。


或许他不应该答应他大师兄,让这熊孩子坐自己肩头。再往前,是不应该答应他带着这个孤儿。


东方纤云一边走,一边问那小姑娘,要吃糖吗?要发簪吗?要胭脂吗?要新衣裳吗?小姑娘笑呵呵的,抓着印飞星的马尾,脚上还在蹬,内伤都要给踹出来,约摸是把他当马骑了。


忍忍就好,毕竟对方也是个孤儿。


东方纤云塞一个糖葫芦到她手里,小姑娘乐开了花,印飞星大概能想象到她是个什么表情,他幼时也曾露出过。……如此看来,小姑娘的运气实在是好,他印飞星何曾被捡到过,用东方纤云的话来说,幸运E。小姑娘往街边一站掉几滴眼泪就有个黑发哥哥带她走,印飞星往街边一站掉几滴眼泪就有个孩子王过来打他。


这有什么好不爽的……他暗道,盯着东方纤云手里的糖葫芦,只有一串。


“……大师兄。”


印飞星声线过于阴沉,东方纤云一愣,连忙扭头,道:“怎么了怎么了有人打劫吗?!”


印飞星咬唇,怨声道:“我的那份呢。”


东方纤云低头一看,再瞧那小姑娘手里,冷汗聚下。回首,已无那小贩的身影。印飞星的目光是愈来愈狠了,他抬手擦了擦不存在的汗。一横心,把那糖葫芦递出去,到印飞星眼前,“来,拿着吧,这个就是你的你相信我。”


印飞星挑眉,没伸手去接,直接咬了一口。东方纤云差点没拿稳那竹签。


这动作在旁人看来真是要多亲密有多亲密。印飞星也没个自觉,咬了一口接着一口。他注意到东方纤云的无言,侧头问他:“怎么不说话了?”


东方纤云“呃”了大半天,还是轻声道:“师弟……,你,要不,自己拿?”


印飞星将眉一横,尖声道:“啊?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没有……”东方纤云身子一僵,维持原来的动作,抬头问那小姑娘:“小朋友,你老家在哪里呀?”


“我不知道。”小姑娘吃着糖葫芦说话有些谈吐不清。


“这样呀……”东方纤云挠挠头,“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会,才道:“我叫小雅!”


“啊,小雅姑娘,好,好。你要不以后姓东方算了?东方小雅。”


印飞星的下巴差点掉到地上去。他黑着脸问:“东方纤云你当真的?你要养女儿?你那绿毛龟家主收不收这小丫头还是个问题,你就擅自做决定?”


东方纤云一拍脑袋,他说的有道理啊。待印飞星啃完那串糖葫芦,他从袖间拿出手帕,替他擦了擦嘴边的糖渍。印飞星双眼睁圆了半晌,低着头任了东方纤云那动作。他手移开后,印飞星不自觉伸舌舔了舔嘴角,还是甜甜的。


“说吧,是不是想让她叫印小雅?”印飞星长叹一口气。


“诶,师弟真是深知我心!”


“……还是帮她找到亲生的比较靠谱。而且我才多少岁啊就有了孩子,这不好。”


这孩子当时站在路边哭。过往的人们没有理她的,看都不看一眼。东方纤云那叫一个心善,过去给擦了擦眼泪,直接抱走了。印飞星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他又把小姑娘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说到底这孩子乍一看像个孤儿,细瞧来她衣服整洁干净,只是有些洗掉色。怕不是哪个人家里跑出来迷路的孩子,如此取名,怕不是要被告上官府拐卖儿童。还有那糖葫芦,分明是他印飞星的东西。


“小雅是有亲生父母的哦!只是现在和他们走丢啦……”


印飞星不得不身心愉悦,看,果然不是孤儿吧。


他饶有兴趣去看东方纤云的反应,后者就要让手上糖葫芦在地上滚灰了。他失声道:“你不是孤儿的吗!”


“不是啊。”小雅露出很无辜的表情。


“唉,”东方纤云扶额,“还以为可以收个徒带她走上人生巅峰开个后宫什么的……”


印飞星无言,又是晦涩难懂的东西。他没好气问小雅:“你家在哪呢。”


小雅全然不理印飞星,应了东方纤云:“我愿意和小云哥哥一起学习武功!”


东方纤云几乎就要一口老血喷出来了。他侧目观察印飞星的反应,他脸上瞬时间降下几条黑线。东方纤云真怕他下一秒一拳呼上来,接了那话茬,“对对对,你家在哪里呢?”


“小云哥哥,我不知道……我迷路了。”小雅咬着指头眼含泪水。


“别哭别哭!”东方纤云赶紧给她擦了擦眼角,抱她下来,只手牵着,往前去。印飞星忽觉颈后一轻,低头一瞧小姑娘竟牵着东方纤云好看的手。印飞星伸手揉揉脖颈,有些许酸。


“大师兄,你且带着她吧。我先去找个酒楼坐会,传讯符联系?”


东方纤云一惊,他还没来得及挽留印飞星,那人已是足尖一点跃上旁边酒楼上阁台,惊得那小二忙查看自家脆弱的地板。印飞星也是头也没回地径直往里去了。


他也许不会喝酒……但也说不定啊。若是他那一杯倒后鬼哭狼嚎的醉相在外头发作了,东方纤云打了个寒颤,不得了了不得了了。他加快步伐,领着小姑娘找家长。说来也奇怪,小姑娘似乎不喜欢印飞星,印飞星也很默契的不太喜欢她。他再摇头,正事要紧。


当东方纤云再次回到起点去接印飞星时,后者令人意外地在好好呷茶。东方纤云咽了两口口水,一步一步挪到印飞星跟前。印飞星捧着茶碗挑眉,道:“回来了?”


“是……是……”东方纤云欲言又止。


“来,上好的龙井,尝一口?”印飞星另一手托起准备好的茶,“坐呀,师兄。”


印飞星笑的人畜无害,东方纤云眼神飘忽,显然不敢直视他了。


“那……那个啊……”东方纤云食指点食指,“师弟,这茶水钱你给了吗…。”


“啊?钱袋子不是在你身上么。我等着你来给呢。”


“那个……那个……”


“有话快说!”


“钱袋子被小雅顺走了……”


“啊?”印飞星歪了头,“一分都没了?”


“一、一分都没了。”东方纤云声音渐弱。


“好你个东方纤云……”印飞星起身把东方纤云打竖扛肩上,从窗口跳出去了。店小二没胆追那二人的债,任着去了,只心疼自己那上好的龙井茶,含泪收拾了桌面。


这一跃,他俩倒是进了个小巷,没人。东方纤云大气都不敢出,就怕印飞星直接把自己给摔地上了。骨折事小,断手断脚比较麻烦。印飞星放他下来,拍拍手,舒了口气,了无先前的脾气。


“东……”


在印飞星开口之前,东方纤云四下张望,墙角竟有个搓衣板,他靠着风行珠眨眼间就把那东西垫在了自个膝下,挺直了身,义正言辞地道了句:“我错了!”


“……方……”印飞星的话硬生生给噎了回去,他对着东方纤云指指点点,再出声:“你……你知道什么关系才能跪搓衣板吗!”


东方纤云一愣,问他:“什、什么关系。”


“……你且,起来。”印飞星扶他,“我还没说完,按理来说盘缠被顺走了不是可以追么。”


“你那是不知道啊,江湖险恶,她一个小孩子大可以撒泼打滚说我诬赖人啊。街上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了自然是帮着小的啊。唉,说不定我反过来会被打。”东方纤云抓着印飞星手臂起来拍了拍灰。


“竟有这种事……难怪我看她不顺眼。”后一句他嘟囔的小声。“这样,大师兄,你等等我,我去教训她一顿再来。这小巷你就别出了,我们刚……逃了……出了小巷也是要被打的。”


不等东方纤云回答,印飞星再足尖一点,上了街边屋顶,往之前东方纤云去的方向寻人去了。小妮子衣服旧的很,又掉色,顺了银子自然会买身新衣裳穿。印飞星随意找了家裁缝店,这回到不幸运E了,小妮子果真开心地量尺寸呢。他大步流星过去,拎起小妮子后衣领,将她悬在半空中。小妮子对着空气拳打脚踢,正欲滴几滴泪,扯开嗓子,印飞星一记眼刀过去,她马上收敛了动作,抿着唇。半晌过后,她才鼓起勇气叫唤,“大姐姐!大姐姐!这个人好可怕!”裁缝姑娘也才反应过来,微提了音量对印飞星。印飞星抽了腰间的剑,一挥手,插入地下。


“我今天就要打她的屁股,你要拦着我?”




印飞星回去的路上把玩着他的钱袋子,瘪瘪的,没剩下几个子儿,估计被那小妮子花的差不多了。


不过那小妮子估计十天半个月走路姿势丑的很,一瘸一拐,想到这里他脚步都变得轻多了。


这就是你欺负我家大师兄的下场。


哼。

评论(7)
热度(86)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