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小学生校园青春恋爱故事

我!取名废本废!
是 @清风见鹤影 的点文,女装二二啥的……被我搞成了小学生!还加上了首尾挑战!


-

东方纤云收到了一封匿名情书。


他自知脸俊心善,虽是孩童,也能谈上个风流倜傥,还在上幼儿园的小学妹常跑来小学部缠/着他,东方纤云被她那个副校长哥哥用眼神砍死了不知道多少次。还有在高中部的学姐对他关照有加。有个学弟不知怎么回事,竟和小学妹一样缠/着,还唤他“小云哥哥”。这魅/力放在一个小学生身上算大的了,能收到情书他并不奇怪。


但这情书实在称不上是封情书。信上内容写了又涂写了又涂,字迹歪歪扭扭像个蚯蚓,似是刚开始学写字。内容之凶悍让人直觉这是封战书。“东方学长!离学妹远一点!有本事冲我来!我要把你打的毛茸茸!哼”这样的铁血发言。要不是信封上的爱心和粉粉的信纸,他真要误会了。东方纤云把“情书”随手装进书包,走出教室。


眼下他没什么心思去思考这信出自何许人也,学校文化节的舞台表演眼下是让他最头疼的事。话剧白雪公主的公主脚扭伤了,无法上台,配角缺了一个还好,主角缺了这剧基本上黄了。这可是幼儿班第一次参加文化节,作为负责人的东方纤云可不想让这班孩子失望。


这不,他万念俱灰赶到演出部舞台,宣告“我们的主角白雪公主不能上台了”这个悲伤的消息。


但他推开门时惊呆了。


一个发色真是雪白的女孩子穿着演出服,在台上拿着台本对词。她的眼眸是纯粹的水晶红,脸蛋和她的头发一样白净。比起逍遥星河,这个女孩子似乎更像个小公主。东方纤云呆了片刻,注视着新演员演完那一段下台喝水他才想起来:这谁啊!


他扯了扯站在旁边的小朋友,指着新演员问:“这谁?”


小矮人兴奋地说:“东方哥哥,这是逍遥姐姐推荐来的,好像是叫印飞星?飞星姐姐真的好漂亮啊……”


印飞星。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不过东方纤云想不起来了。他在心里感谢了逍遥星河祖宗十八代,下次一定带她去吃冰淇淋。他快步过去和印飞星打招呼,刚一靠近,女孩子却先退了几步,瞧他的眼神有些惶恐,说话像含了石子,“你……你你你你……”东方纤云纳闷儿,他有这么吓人吗?不就是比幼儿园小朋友们高了半个身子而已吗。


“嗯……我是东方纤云,你就是印飞星?”东方纤云笑着努力做出一个和蔼可亲的样子。


印飞星却是呆呆地点了点头。


好吧,这小朋友可能是有点怕生,他东方纤云的魅力不会因为这个就有丝毫减退。他只好问问旁边负责剧本的初中部学姐:“这个小朋友剧本熟悉的怎么样啦?”


那个学姐正欲开口,印飞星抢答:“全部都熟悉了两遍!”


东方纤云瞅着那孩童,内心飘过几个点,还是伸了手摸摸印飞星的发顶。“好的,好的,辛苦你了。”


印飞星缩了缩脑袋又退了几米。


东方纤云:“……”


第二幕的彩排再开始。这次东方纤云在台下认真盯着印飞星的表演,这一瞥一笑就跟故事书里走出来似的,太还原了。一戏演罢,他忍不住抬手啪啪鼓掌,天才啊,天才,这么快就进入角色,百年难得一见。印飞星循着掌声偷偷瞄了东方纤云一眼。


一切顺利的过了头,下个星期的公演大抵是没问题了。小公主进了化妆间卸妆去,东方纤云就在不远处和学姐聊天等她出来。半晌,印飞星还没出来,倒是有个梳着马尾的小男孩提着布包匆匆走过。东方纤云拍了拍他的肩。


小男孩像猫被陌生人摸了摸尾巴一样警惕起来。转过脸来,和印飞星是一样的眉眼,只不过身着男孩子的校服。东方纤云愣了数秒,尔后灵光一闪:“你是飞星的哥哥吧!”


学姐“哈哈哈”笑了起来。


“我是……”印飞星话还没说完,东方纤云截住他,“我知道,你是来接你妹妹的吧。我帮你看看!”他自顾自往换衣间走,叩了叩门,没人回答。远远喊了句:“不好意思她已经走啦!”


印飞星想骂他这个学长白/痴。


东方纤云执意要送印飞星回家。路过小卖部时还买了根旺旺碎冰冰掰两段,底圆的那根留给自己,手被冻得只能捏着薄薄的塑料皮。又一根草莓味的塞到了印飞星手里,“天热的给妹妹也捎一根吧”,他是这样说的。一路上他都在吹印飞星长的有多可爱表演有多好,听得他本人是一阵耳红。


“学长很喜欢印飞星吗?”他低头吮着冰棒。


“她真是太棒啦!太可爱了。”东方纤云这样回答。


印飞星结结巴巴问他:“那……那学长,那个……有没有想让他跟着你一辈子呢?”


“啊?”东方纤云有点懵,他忽的想起那封匿名情书,摇摇头。“飞星是很可爱啦……不过我最近收到了情书想先搞明白那个写情书给我的小朋友是谁呢。”


印飞星的脚步停了下来。


东方纤云脚一顿,回头问他:“怎么了?”


印飞星脚一蹬向前一溜烟跑远了。


东方纤云愣是追也追不上,直到目送他进了屋子才累的扶墙喘了好久的气。


印飞星点名不让东方纤云看他排练,会影响发挥。


没办法,谁让人家小戏骨,他只能躲在门外偷偷看。第一幕,第二幕,第三幕……终幕。公主躺在水晶棺里等待着王子将她吻醒,东方纤云一个脑热推开门冲了进去。


他一下抓住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印飞星也坐起来注视着他。


东方纤云一拍脑门,剧本被改成亲脑门了来着!太傻了!他尴尬笑笑,“你们继续,继续。”


印飞星撂蹄子走了。


东方纤云咬着空气手帕,作孽啊!


接下来两天他总算忍住不去看排练了,就要表演了,要再出岔子就要向小朋友们以死谢罪了。为了分散注意力,他次次放学都往图书馆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今天倒有些不一样。他看到印飞星早早坐在了他本该坐着的位置上。手中拿着一本《哈姆雷特》。小小年纪就读《哈姆雷特》了!他们家真是英雄出少年。东方纤云拿着一本六年级作文书在他旁边坐下。


印飞星抬头小心翼翼喊了他一声。


东方纤云堆起满脸笑容“诶”了一声。


“学长……最近为什么不去演出部了?”


东方纤云提起这个顿时老泪纵横,“那班小子能耐啦,不让我看。这才准小学生呢就这么拽,真是……也是有本啦。你妹妹真的很优秀。”


印飞星没有接着进行这个话题的意思,“那学长,你之前说的情书呢?”


东方纤云笑容僵了一会儿,才眨巴眼,“噢,那个啊,你要看吗。”


印飞星点头如捣蒜。


信封从他的书包里拿出来,还是和刚开始放进他抽屉时一样,平平整整,一点儿都没起皱。


印飞星霎时脸上抹了粉红。他支支吾吾把东方纤云的手推开,“这是学长的隐私我不能看!”


这死孩子怎么回事,东方纤云嘟囔了句,对方慌慌张张地没听见。


夕阳西下,小学部的离校铃响,他俩收拾好东西再一次走在回家路上。这次,印飞星拽着东方纤云的衣角走了一路。这一前一后的总有点熟悉感,东方纤云说不上来。后来到分岔路口时,印飞星头一次正视他。


“学长,不记得了吗?”


“什……什么?”



终于文化节来了,东方纤云熬出头,能正大光明坐台下看自己带的小朋友上台表演。他的幼儿班在最后做压轴节目,演出顺利,印飞星看见他发挥也正常,东方纤云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下了。


最后一幕。


王子找到了水晶棺材里的白雪公主,悲痛的表情浮现在小演员的身上。小男孩背对观众单膝下跪,他的头还没低下去,公主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东方纤云惊呆了。


只见公主说道:“该死的敌人!你果然是想偷我身上的军事机密!”语毕她从背后拿出小刀往小演员胸口上一插。


王子一脸“这什么情况剧本啥时候换的之前彩排好像不是这样咋回事啊”,还是很配合的躺下了。红幕落下,全剧终。


这……这什么鬼啊!!!东方纤云内心河东狮吼。


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


“好啊!小朋友们表演的太好了吧!”


“新时代女性就该这样!总靠男人有什么意思!”


“小公主演的太好了!”


东方纤云大汗,追到了后台。只见脱了演出服夺门而出的印飞星的背影。东方纤云以为自己眼花看见印飞星他哥了,还是追了上去。


印飞星体力不支,只逃到教学楼底下。东方纤云心想这死孩子总算累了,赶快上去揪住他后衣领,沉沉一句:“飞星啊。”


印飞星身体僵直。


原来这孩子是穿了公主裙……太不容易了,临时改剧本是为了不让喜欢的人看见自己被别人亲了吧。东方纤云安慰性摸了摸他的头。印飞星缓缓转过头来,他眼睛已经湿润了。


东方纤云被他一把抱住,泪珠湿了他的衣襟。


东方纤云想起来了。


四年级时回家晚了,在路过一个小巷子时听到打斗声,什么“孤儿”、“没人爱”、“野孩子”之类的词传出来,他好奇去看了一眼。当时天色已黑,只见三两个模样一二年级的小孩在欺凌小朋友。东方纤云站他们身后咳嗽一声,几个人看到来个大的就一溜烟跑了。被欺负的孩子也是像这样抱住哭了好久。回孤儿院时还是拽着衣角走的,生怕把他弄丢一样。


印飞星。


这名字,似乎是东方纤云走时印飞星隔着条马路喊了句“我叫印飞星”,只不过一辆卡车路过按了按喇叭他没听清。原来如此……后来是被逍遥家收养了吧。那封信恐怕是害怕妹妹被抢走吧,还别扭的很。


他拍拍印飞星的后背,道:“你喜欢我啊?几年级啦?”


印飞星细微的声音传出来:“……二年级了。”


好吧,东方纤云承认,在舞台上第二次见到他时确实恍若桃花开,知道他是男孩子后也没变。


于是东方纤云扶着印飞星的肩膀,给他擦擦眼泪,“好啦,别哭了,你表演的很好,剧本挺好的,大家都在夸,没必要自责。”


印飞星肩膀一抖一抖抽/泣着,“真的吗?”


“真的真的,不骗你,骗你是小猪好不好?”


印飞星这才破涕为笑,低头轻轻说了句“嗯”。


“至于那情书,是你写的对吧。”东方纤云没等印飞星回答,接着道,“这样吧,你要努力考上逍遥门中学,好不好?”


印飞星点点头又摇摇头。


东方纤云笑了,他说:“我等你长大。”

评论(6)
热度(73)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