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大师兄生日快乐!

1     2     3     4     5



-6

东方纤云算是遇上了大麻烦。


这身上盘缠是真真不够用了,当初和印飞星出来时差不多把他师叔家当搬走了一半,这个节骨眼上要是回去觍着脸再要,估摸着要被打个半死锁进小黑屋。他俩虽早已筑基辟谷,但此番出行是东方纤云专门让印飞星体验人间冷暖爱恨情仇,这冷恨仇他早已是他以前的老朋友就不必再提,暖爱情首先得有个暖,有个住处。二师弟可还是冰灵根,即使体寒和他差不多说再见了,东方纤云也不忍心让他枕着寒露啊。说好走大江南北不问归期定要潇潇洒洒,上餐没得下餐算什么样?


他倒是有了个新点子,以前也不是没试过给人端茶倒水,不过那薪水就像他踢走的小石头,叼着的柳叶枝。更快的来钱方法——嗯,这么想着东方纤云捏了捏下巴,兴许在街边耍杂技来钱更快?于是他出声打扰了一下正在看卷轴的印飞星:“师弟,我出去一下,傍晚回来。”


印飞星头也没抬“嗯”了句。


东方纤云心满意足出了客栈,过了三条街穿过四个道,按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挑个人多的地儿,就用他四角猫的功夫拿了印飞星的剑出来耍。这剑一出没赢得半片喝彩,反而是把路人吓一大跳。东方纤云沉着冷静,表情半分未变,挑起事先准备好的面粉以自个为半径画了个不大不小的圈。好再他东方纤云生的俊俏,便是穿着青衣也能看出几分仙家样儿。这下有人认真瞧他表演了,招式花哨愈发花哨,赢得掌声一片。东方纤云执剑一撩,背上草帽帽顶落地,马上就有几片铜钱进去。运运气,他那剑尖就有了火。舞剑玩火,比一般的杂耍高级些,那铜钱声哗哗声断断续续。


东方纤云偷瞄一眼草帽,差不多到一半了,可以回去啦。足尖一转,草帽撒出些许铜钱后被他抱起。东方纤云展现他那完美笑脸拱手谢过各位街坊,转身回家去。可不料,来了个壮汉挡了他的路。


“少侠好功夫,不知能否和在下过几招?”


踢馆的?东方纤云在众目睽睽之下赶紧把帽里铜钱倒腰包里,扎紧了有些鼓鼓的。他赔笑道:“我还有事,大侠我们下次比过。”说罢正欲走。


那壮汉偏是挡了他的路,道:“别急嘛,或者把你那赚来的钱分我八成,少侠就可以走了。”


打劫?东方纤云冷哼一声,老子都金丹期了还怕你不成!跃跃欲试。


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总有好心路人对主角说几句劝告的话。一老者对着东方纤云附耳道:“少侠,你没交钱吗?”


东方纤云大惊:“交钱?交什么钱?我外地的。”


壮汉一听这话大喜道:“外地的?那你可得交九成。我们这儿的规矩就是,上街头卖艺要交租金租地,懂?”说着他变出个砖头,掰成两段,双手一捏,两搓粉末从他手心滑下。


东方纤云咽了口唾沫。


这蛮力有些赫人。


“呃,嗯,我修过仙,你再大力也打不过我。”东方纤云决定吓吓他。


那壮汉听了仰天长笑,“修仙?小朋友,修为到哪一层啦?呵,我告诉你,我可是玄铭宗的内门弟子,金丹期了!”


我靠,玄铭宗,怎么又是玄铭宗!说好的已经整顿宗门了呢,这不还有坏骨头吗!家主你驴我啊!东方纤云连呸三声这该死的出名大宗,退远几步问那壮汉:“你什么灵根!”


壮汉竖起中指,一圈水绕着,“你看呢?”


东方纤云差点要背过气,怎么这么巧是个水灵根呢!被克啦!打不过了打不过了,得跑。他准备御剑跑路,谁知他肩上被搭上一手,紧接着被翻倒在地。咦,这熟悉的感觉,东方纤云惊呼:“八戒!呸不是,师弟!”


印飞星白他一眼,“伙计的都把晚饭送过来了,等你这么久,饭都凉了!上这干嘛来的,打架?”


东方纤云爬起来连忙摇头,“没有,我在为明日屋檐做贡献!”


印飞星眉毛一抽,“行,打完没?能回去吃饭了吗?”


东方纤云嘴巴一紧。


“没打完?凡夫俗子你都打不过?”印飞星作势要再把东方纤云撩翻在地。


“停!这家伙一身蛮力又是玄铭宗的内门弟子,虽同是金丹期,但他是水灵根啊!”东方纤云就差咬着小手娟嘤嘤嘤了。


印飞星冷笑一声,“金丹期水灵根?”


壮汉等他们聊完了答道:“正是在下。”


“大师兄,”霎时印飞星身周出现一圈冰锥,“帮我把冰锥化了。”


东方纤云听他的,手托焰,一挥,火苗绕那冰锥一圈便都化了,旁边路人看的一愣一愣,拍手叫好。


水行剑义。东方纤云又一次看到这属于逍遥门的招式,不禁感叹,这水行剑义真是又好看杀伤力又强啊。三下五除二,壮汉被水剑钉在地上,正要起,水凝冰。印飞星拍拍手,扭头道:“纤云,回家吃饭了。”


东方纤云点头如捣蒜。主角就是主角,牛逼!


到客栈,东方纤云自觉托起掌心焰热饭,“师弟我错了”是左一声又右一声,印飞星没说话让他吃饭。东方纤云乖乖照做,无语凝噎。


印飞星轻咳一声,算了师兄你别吃了先跟我来。他跨出门去,东方纤云跟的紧紧的。他俩越过喧嚣的集市,到了郊外。


印飞星领他到了河边。东方纤云瞧见一个大白石上托着一个小白石,他迷茫地扯扯印飞星衣角,“这是啥啊。”


印飞星小心翼翼:“你说的‘喷泉’不是这样的吗。”


东方纤云一口老血要喷出来,前几日随口道了句想看喷泉,顺便描述了一下喷泉长什么样,一块白石头搭着另一块白石头,中间一个喷水的地方,到是要点抓的很好啊!接着印飞星凝了块冰柱插入白石中间的孔,道:“化了它。”


冰柱化了,水柱散开来,竟和喷泉一样两股水流向两遍喷出,周而复始,但因为造型谈不上多好看。印飞星嘟囔着:“这有什么好看的……这样好看。”


那“喷泉”一散,成了水网,隔着水网望青天,朦朦胧胧的。印飞星一捏拳,水网炸开,水雾弥漫。合着日光,东方纤云惊觉自己深处彩虹雾之中。确实……喷泉没这好看。那水还是冰水,在这大夏天扑身上,凉丝丝的。原来他这么急着来是怕太阳下山。


“噢师弟你真智慧啊太好看啦真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结晶!”他竖起大拇指道,“多谢多谢,还很凉快!”


印飞星在水雾朦胧之中轻笑了一声,东方纤云没听见,只看那隔着水雾成了彩虹色的河。印飞星再咳嗽一声,抓住东方纤云的手臂,后者回过头。


“大师兄,生日快乐。”


东方纤云没看清他脸上的表情,不过,应该是笑着的。

评论(5)
热度(51)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