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走江湖

嘿嘿嘿七夕之前赶上了!内容不是七夕,怪我把脑洞早就写了呜呜呜。

1     2     3     4     5     6


 

-7

东方纤云又不见人影了。

印飞星念到上次他自己跑去江中划船,和同一条船上的渔夫说说笑笑,最后虽是带回来一筐莲蓬,却也已吃了个大半。他总是自己偷偷跑出去玩!印飞星就差把桌子掀翻。什么浪迹江湖真是男人的谎言。上次还街头卖艺被找茬了,不过卖艺这略张扬的事印飞星不愿意干。他捧着书简迟迟不移动目光,索性书简一撂起身出客栈了。

他没东方纤云厉害,脑袋想不出有什么好玩的。说到底,那个人究竟是哪来那么多的好去处,明明在一块儿长大的啊。同样是对着书简,练同一套剑术,挑同一桶水,吃同一碗饭,他的眼里净是些大好河山逍遥自在,乖张得很。他印飞星眼里倒只看到恨了。这也是,跟着这个和前世八竿子打不着的东方纤云一块儿,眼里的恨竟也逐渐泯灭了。

东方纤云曾说不知道怎么享乐那就吃吃喝喝去。印飞星掂着下巴,脚步放缓,眼瞅见一位画糖人,摆了张小桌子在路边画糖。小孩围得多,大多眼巴巴看着,荷包空空。这糖在印飞星幼时也有啊!他也曾和别人围在一块儿看画糖人画糖。那画糖人脾气也好,孩子们叫嚷着要看兔子,他便画只兔子;要马,便画马;要虾,便画虾。说来也妙,鹿是大多数人没见过的动物,画糖人拿着勺也能勾画出来。印飞星注视他深邃的目光,兴许是走过大江南北吧。这糖画好看是好看,不知味道如何。印飞星向前几步,定那孩童最外围,附身细看。

画糖人抬眸瞧他,问道:“要点什么?”

印飞星一下被所有孩童用着羡慕的目光盯着。他扫了一圈孩子们,指着已经做好用来展览的糖画,道:“这些我都要了,给这些小孩,不够再补。”

画糖人一声“得嘞”开始给每个小孩分糖。分到最后,有个干干净净的孩子还是空手。其他孩子拿了糖画都喜滋滋向印飞星道了谢,一溜烟跑开玩去了。这干净的小孩印飞星倒是让他有点在意,从开始过来时他就一个人站在一旁目光小心翼翼的。身上的衣服补丁打的不能再打了,个子也比同龄人矮半截。这模样和印飞星孩提时有几分相像。

画糖人画了几颗星星,把竹签递给小孩。印飞星数了几个碎银两,给了那位画糖人,画糖人低头一笑就继续画糖了,他好似一位画家。印飞星正要甩甩衣袖走时,最后那个小孩拉住了他的衣角。印飞星回头,小孩连忙收了手使劲擦擦,那糖画他还没尝一口呢。

“谢谢…大哥哥。”小孩轻声细语道。

“嗯,不用谢,还有什么事吗?”印飞星不自觉双手撑着膝盖弓着腰看着他。

小孩的疑惑词窜出好几个,最后他下定决心似的抬头,认真道:“姐姐说不能白拿人东西……这样吧,大哥哥你跟我来,让我姐姐给你算一卦吧!她算的可准了!就当谢谢大哥哥的糖。”

印飞星愣了半晌,尔后点了点头。“好啊,这没什么问题,你姐姐教你教的挺好。”他顺势揉了揉小孩发顶。

小孩蹦蹦跳跳领印飞星算命去。印飞星这一世可不信命啊,就是因为不信,才有今天的样子。这算命能算出什么他倒是好奇起来。什么天外横祸?亲人反目?好友离去?

“我姐姐算姻缘很准的哦!大哥哥你还没成亲吧?”

印飞星一口老血险些吐出来,怎么算了个姻缘!这档子事可真重要,不管是前世还是现世他都没什么桃花运。这下他要收回对命运的鄙夷了,这档事,嗯,可以信一下。

那姐姐看上去大概二十出头,坐在小椅子上缝衣服,前边摆了个小桌子卖胭脂。瞧见有人来了,便抬头招呼。小孩领着印飞星到她身边,附耳对姑娘说了几句就去搬了个小椅子给印飞星坐着,自己跑一边吃糖去。印飞星尴尬笑笑坐下,道:“姑娘的弟弟家教挺好。”

那姑娘大大方方承认了这点。“他啊,总喜欢领人来我这算命,其实我这是个小爱好,没收过费,也就只有他一个人觉得准。”她顿了顿,“公子是要算什么?前程财运姻缘都可以。”

“嗯,那就,姻缘吧。”印飞星磕磕绊绊道。

“好嘞,您把手伸出来,我看手相。”

印飞星伸了左手,摊平,有丁点紧张。姑娘俯下身看了约摸水烧开的钟头,她蹙起眉立直了腰杆。道:“哎呀这位公子,经历很传奇啊。似乎是经历过两辈子,还有点解不开的爱恨情仇。这感情路走的不是容易吧?”

印飞星一个激灵,你不去当专业的算命先生真是浪费了!回想刚开始喜欢逍遥星河的心路历程,唉,那确实不容易。他缩回手连点头。

“那可要小心了!这很影响将来恋情的发展。若是已有心上人,想必你也是憋着不说,要大胆一点。若是没有心上人,可能近几年都打光棍。公子有心上人了吗?”

印飞星挠挠脸,眼前浮现那黑发飘飘。“大概是有了吧。”

“有了的话……我看看,你未来伴侣是个重情重义,阳光向上的人。不知……”

姑娘话还没说完,印飞星肩上一沉。那姑娘的话戛然而止,东方纤云摸了印飞星身上的酒葫芦就猛灌一口,在印飞星出拳之前躲了过去,站在他俩中间。印飞星心一沉,糟。他眉毛扭曲的像条毛毛虫,低声道:“大师兄,我找你找的真辛苦啊?”东方纤云“嘿嘿”一笑,从背后摸出个食盒,他放桌上揭盖,喜鹊样儿的花糕整整齐齐摆在里面。桂花香溢了满腔。那姑娘也不客气,抬头讨个吃。

东方纤云应声诺诺,笑道:“那姑娘你可给我算算姻缘啊!来来来二师弟,你也来一个?”

印飞星心脏漏了一拍。

难道、都听到了?

小孩见又来一位客人,又搬来椅子给东方纤云。他揉揉那小孩的发顶拉开椅子就坐下了。印飞星吃桂花糕吃的很慢,他实在太在意东方纤云听到了多少,会不会知道那说的是他,他知道了又有什么反应?

印飞星还没做好把他的心掏出来都给东方纤云看个遍的准备。

还没准备。

“姑娘是看面相还是看手相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啊?”东方纤云说着拍了拍沾了花糕的手。

姑娘含笑道:“公子哥把手伸出来就好。”

印飞星被这对话打断了思路,死瞪着东方纤云伸出的手。

那姑娘瞧了一眼就有了结果:“这位公子敢爱敢恨,没什么复杂的关系,这样的人姻缘好啊,”她转向印飞星,“多学学你大师兄!”

印飞星极其敷衍连嗯三声。

那姑娘继续道:“未来的佳人呢,脾气不太好,你们还有过过节。不过他够公子你照顾一生。这人嘛,好像打小就在了。”

归途时印飞星抱着食盒,一言不发。姑娘算姻缘是最准的……他默默重复了这句话。东方纤云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嚼着牛皮糖。

或许他不在乎姻缘只想吃吃喝喝玩玩呢?印飞星托着下巴。那也挺好的,反正,他会随着去,任这东方纤云要上刀山下火海。

东方纤云一句话拉回他思路,“八……师弟你说,那姑娘说的准不准啊。她说你未来道侣重情重义,后边被我打断了真不好意思嘿嘿。”

印飞星作势要呸他一口。

“你别生气嘛!没得对象没关系,大师兄可以卖艺养你!”他拍拍胸脯。

印飞星正要问“对象”是个什么玩意,听到后一句话剑将出鞘,音量提高八分:“谁要你养了!”

“是是是对对对师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技艺高超靠你养我!”说罢他就加快步伐往前去。

印飞星提了剑追上去。

真的,到底为什么要怂对一个傻子表白心意啊。

评论(9)
热度(55)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