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酒

酿酒师大&邻家弟弟二。大是现大李纤云,大二皆有上一世【漫画剧情】记忆。二额外有第一世记忆。可以当做“现大上一世崩了重新穿越”这种奇奇怪怪的剧情(。)还加上了首尾挑战~踏着七夕的尾声给您拜年啦!

OK?那么↓

东方纤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再到印飞星时,这是他脑海里蹦出的第一句话。

印飞星还是父母双亡,是个孤儿。

天知道他只有十岁是怎么独自生存的。东方纤云只远远地偷看印飞星生活,从未到他跟前去。谁知道他还有没有上一世记忆,被他知道自己擅自死了估计会被按在地上揍。

东方纤云经常趁着印飞星去河边打水时溜进他家。他背上背着一个小包袱,取下来往桌上一摊开都是柴米油盐,偶尔还捎点零食糕点。除此之外,他想不到还有什么能补偿印飞星了。所幸这一世他不是逍遥门大师兄,印飞星也不是逍遥门二弟子,他们都出生在普普通通的小镇上,东方纤云有足足一生去补救。

看他平安长大,看他娶妻生子,看他老年迟暮。

——东方纤云,本来是这么考虑的。

东方纤云是这个小镇最好的酿酒师。

他的酒十里飘香,即使住处是个深巷。

这天他的房门被轻叩,大早上的,他爬起来捋了捋睡乱的头发,开了木门。已经十五岁的印飞星抬头瞧他,恭恭敬敬道了句:“你好。”

东方纤云被钉在原地。

东方纤云吓得只想马上把门关上。自己还没有梳妆打扮呢不可以见人啊不可以!他正要找个什么借口把印飞星打发走,那人率先举起一个酒葫芦。

……

东方纤云一拍脑袋,这不就是自己随身的酒葫芦吗,难怪找不到了,原来是在他手上。

“等等、你为什么会有我的酒壶!!”东方纤云惊呼出声。

印飞星歪头眨巴眼,“我还想问,您为什么给我送吃食?从小到大,一直以来都是您送的吧?”

完了!暴露了!偷偷摸摸关注被发现了!东方纤云愣在原地,俨然一个雕塑立在那里。印飞星在他眼前挥挥手,道:“您的酒葫芦里酒很香,我闻过这个味道,大家说这个香味是镇上最好的酿酒师才能酿出来的。之后问了客栈老板您的住所,今天就过来还酒壶了。”

这小子真厉害啊,东方纤云擦把汗,也怪自己不好,居然把酒葫芦也一起落下了。印飞星称呼东方纤云用了“您”,这也许代表着他没有前世记忆。东方纤云简直要拍手叫好,不用被按在地下打了哈!他轻咳两声,“嗯”了句。

接着,东方纤云从印飞星口里听到了更劲爆的消息。

“我可以拜您为师,学习酿酒吗?”

东方纤云没答应他,印飞星还是坚持喊师父。

每天一大早他就来砸门,师父长师父短的喊东方纤云起床酿酒。这少年还很有算账天赋,拿起东方纤云以前的账单花了半柱香看完后,竟还找出几个东方纤云坑别人钱的记录。印飞星皱着眉头指责他是个黑商,以后记账本归他管。除此之外,印飞星还勤勉地帮东方纤云收拾屋子,像是每天准时准点的钟点工。哎!没白养他这么大!东方纤云一边嗑瓜子一边欣慰自己收了个乖儿子。他把瓜壳堆在桌上,一坐小山高,翘起二郎腿看印飞星擦拭家具上的灰尘,他忽的道:“飞星!你过来你过来。”

印飞星拿着抹布过来了。

东方纤云把他按在椅子上。他用着疑问语调道:“小飞星啊,你倒是说说,你这么努力干嘛。家具可以一个星期擦一次的。”

印飞星很认真回答:“学一门手艺之前师父不都是先让徒弟打杂做个一年的吗?”

东方纤云差点把茶喷出来。这孩子太懂事了吧?!他用衣袖擦了擦嘴角漏出来的茶水,接着道:“……辛苦你了。但是你还是个毛孩子,闻到我地窖里的酒味就要醉晕过去吧。再说了,你能喝酒么?”

印飞星信誓旦旦地说我能。

东方纤云给他拿了一壶老酒,倒满,递印飞星手里。

印飞星眉也不皱地一口闷了,尔后没事人一样注视着东方纤云。

……………………对哦,这一世他不是东方家的。

东方纤云,今天收徒。

东方纤云总是控制不住喊印飞星“八戒”和“二师弟”。话到一半戛然而止,印飞星都要怀疑他害了什么病快要失声了。这少年还很好心地劝他去看看病,后再被东方纤云骂“大逆不道竟敢咒师父”。东方纤云这师父当的当真是爽,让徒弟干嘛就干嘛,比上一世快活的很。关键是这徒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实际上没有打骂过),像个小白兔一样乖乖的。忘记了爱恨情仇的人还真是快活多了啊,东方纤云默念道。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感觉再不教点什么东西都不敢嗑瓜子儿了。这就领了印飞星去看他的酒窖。正值八月,窗外桂花飘,他的酒窖里酿的都是桂花酒。是趁着印飞星不在的时候进行的大工程,找了好几个人去摇山上的桂花。这桂花香本就浓烈,制酒后更是浓郁。还真如东方纤云所说的,一进酒窖就要被熏晕了。印飞星揉着太阳穴撇下东方纤云跑出酒窖,呼吸新鲜空气去。

东方纤云叹口气,提了个小木桶跟着去了。

印飞星坐在院里的石桌前,趴在上面许久。

东方纤云坐他对面倒了杯淡粉色的酒。那酒味道不浓,淡淡的,不仔细闻察觉不到。他推推印飞星肩膀,道:“徒弟啊,起来起来,来杯桃花酒。”

印飞星双手还趴在石桌上,仰了个头。

“桃花酒?”他注视着杯中清澈的淡粉,“师父,现在不是八月吗?”

“我当然知道啦你这个傻徒弟!这我三月酿的,藏到现在呗。”

印飞星神色复杂,他端起酒杯尝了一口,涩涩的。再问:“师父怎会想到酿桃花……?”

“这就说来话长了,”东方纤云正色着,“曾经我答应一个人,陪他喝酒,喝的就是这个。可惜……我失约了。”

印飞星的口张了张,目光黯淡下去。他抢了东方纤云手里的玉酒壶,斟满。

“……东方纤云,我陪你喝。”

他神情已然不是个十五六岁少年的样子。这个样子东方纤云太熟悉了,是逍遥门二弟子印飞星露出过的表情。红瞳无光,眉头紧缩,脸皱的像个苦瓜一样。……是他快要哭出来了。东方纤云好似是没说什么煽情的话吧?这少年难受什么啊。莫不是人走茶凉的气氛有点凄惨?他倒是没多想,印飞星偶尔喊喊名字也不奇怪。

这花酒喝的算是不醉不归。

桂花酒酿成后,各个酒家的订单蜂拥而至,印飞星也开始忙碌起来。东方纤云白天跑单,印飞星晚上就算账。师徒俩一起干活倒也不累。按东方纤云说的,等桂花酒卖完了,在等冬天腊梅开之前,酿酿糯米酒什么的就好,不会很忙,可以教他点真枪实弹的东西。小少年自然兴奋起来,东方纤云看他憋着笑意十分辛苦。

性格没变过呀,二师弟。

印飞星握着拳头放在胸前在屋子里走了好几圈,东方纤云就看着他转了好几圈。忽然他像想到什么似的,迈了腿在东方纤云面前站定。

“对了师父,为什么要从小给我送吃食呢?还不让我知道。”

东方纤云茶水一喷,喷了一地。

……印飞星刚擦好的地板啊。

他以为印飞星一开始没问,早就把这个问题忘了。

于是东方纤云磕磕绊绊回答:“嗯……为什么呢……嗯……啊!这个啊,是因为,看到那户人家总是只有一个孩子,日子应该过的很艰难……就忍不住了。至于不告诉你那是因为怕你不接受嘛……”

干笑两声。

印飞星盯他半晌,盯得东方纤云出一身汗。

“原来是……这样。”印飞星下一秒笑呵呵,他拍拍东方纤云的肩,“知道了师父,谢谢师父!”

东方纤云刚松一口气,印飞星接着道:

“那为什么要酿酒为生呢,师父?”

东方纤云的思绪一下像云一样飘了。

为什么?

大概是,印飞星曾让他活下去,陪他喝酒吧。

可东方纤云不够争气,愣是没活到他们坐在逍遥门树下喝酒的那天。

死后再睁眼,他就决定了。这辈子既已重来,倘若再相见,就准备好自己亲手酿的花酒来喝个痛快吧。

把酒言欢,不醉不归。

……虽然,有过静静视奸不再打扰的想法。

东方纤云嘿嘿一笑:“当然是因为你师父我喜欢喝酒啦!”

印飞星却是一字一顿,把东方纤云吓得一愣一愣。

“大、师、兄。”

“说实话。”


此时此刻,东方纤云在自家种的树上。

印飞星就在树下望着他,刚下过小雨,他撑了把伞。

“你下来。”

“不下!”

“你下来,之前大师兄你使唤我我不会计较的。”

“……我不信!!!”

“真的,大师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你干嘛隐瞒你有记忆的事实!!”

“你不也隐瞒了吗?”

“我那是怕你知道了要打我!”

“你下来。再不下来我就打你。”

东方纤云乖乖下了树。

印飞星给他递了碗茶。

夜色深了,他看不清印飞星脸上的表情。

“大师兄。演技真不好,很多次就要把‘二师弟’说出来了,还以为我不知道。”印飞星眉眼弯弯,“还给我送了那么久的粮食,真当我没看到呢。等你那么久主动来找我,结果还是要我自己来啊。”

一个两个白色大箭头插入东方纤云身上,此处应要口吐鲜血。

此间东方纤云舌头打结,一个劲的我我我我我。

“…真的,我看到大师兄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打。”

迎接东方纤云的是一个久违的拥抱。十六岁的少年抱着他腰紧紧的,活像个手铐。头埋在衣襟里,湿热的呼吸打在上面。他大约是哭了。东方纤云感到胸前一阵湿,印飞星泣不成声。他只得伸手回抱,安慰小孩一样顺顺背。

…早知如此,应该马上去见他的。

去告诉他,还活着。

双手擦着他泪的东方纤云简直不敢想,上一世印飞星知道自己凉透了后会是怎样的惊天动地。不敢想,不敢想,也不能想。

“……大师兄。”

“嗳。”

“大师兄。”

“嗳!”

印飞星撅着嘴,下唇挤了个大核桃。

“嗯……二师弟?”东方纤云小心翼翼。

印飞星点头连连。他哭的整个脸都红了,估计明天起床眼睛就是两个大红包。

唉……真是,该早点的。让他哭成这个样子估计要被易相逢骂一顿吧。东方纤云带着歉意笑了笑。

“那个…师弟啊。”

东方纤云挠挠头。

“大师兄喜欢你。”

印飞星,眼泪说停就停,石化百分百。


印飞星自相认那天后变得奇奇怪怪。对视上东方纤云就匆忙移开目光。这也是就是十六岁少年吧,真的很青涩。东方纤云想找个机会问问他死后世界线怎么样了都抓不到人。不给答复又躲躲闪闪真吊人胃口!不就是说了喜欢吗,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哪来那么多考虑的。

嗯,七夕,是个好日子。

东方纤云把印飞星抓去镇上看烟花。傍晚他俩走在青石路上,人手一根糖葫芦,东方纤云额外提着一壶酒。这活了两世多的老人家对待感情问题还是个青苹果,咬一口,涩的要死。东方纤云不强逼他,一路上讲了些许酿酒须知,无非是什么季节酿什么酒,什么天气要注意什么。再来是花的选材,光是桃花他讲了就有足足到夜色落幕。

放烟花的地点在整个镇上都有。他们就在对岸柳下先看繁星点点。不一会儿,随着响声撕裂天空,全城的烟花点燃了。火花炸开绽成花样,细碎的火光糅着夜色洒进他们的眸里。东方纤云不自觉拉了印飞星的手。

“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放不下前尘,我懂的!”东方纤云的声音在锣鼓声中却是格外清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大师兄可以等你想通的,就是别老是躲我,嗯。”

印飞星侧目看他映着烟火的侧脸。

“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希望师弟能够早点让我道一句,‘终于等到你。’”

东方纤云轻轻地说,和着凉风。

评论(7)
热度(102)
© 北纬森林 / Powered by LOFTER